谭杜业 、投稿来源: 老遗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小城镇的农舍,又称山村,多位于以前不靠近村庄的地方,远离公路的密林中的农舍特别好。一般这种农家乐会选择一些树木或者大石头覆盖的地方建停车场,每个停车场的车位不多,三到五个最合适。农家乐一般只有一层,里面的包间都是一门一窗,窗户没有窗棂。标配一张桌子,几把凳子,一台麻将机。

胡歌农家乐因为生意好需要招服务员,我就报了,弄了个服务员。因为我比较细心,话不多,还有一些小精灵,胡哥安排我做点事接待客人。我上任的第一天,胡哥特意把我叫到一个没有客人的包间,反复跟我说:“想做好生意就要做好安全。”这让我很纳闷。“什么是安全的?别墅不安全吗?”胡哥只是笑笑不理我。

“beep……beep……”两声长长的汽车喇叭声。胡歌从柜台里拿出六个和汽车牌照大小基本相同的白色塑料板递给我:“去指挥舵手在一号停车场停车,那里只有三个车位,然后把汽车牌照交给地摊,引导他们从一号通道到‘煮酒英雄’包间”我赶紧去办。“嘟嘟”,又是一声尖锐而短促的汽车喇叭。胡歌从柜台里拿出四个白色的塑料板递给我:“指挥李把车停在5号停车场,那里比较安静,然后把车牌交给摊主,引导他们从5号通道‘丁金山’包间”/[/K1。

过了一个晚上,我好像明白了胡歌说的安全。我发现虽然车辆很多,但是品牌不一样。即使透过挡风玻璃看车内的装饰,也能准确判断出别墅是谁吃的。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胡歌,并建议用自动头罩代替封面卡。胡哥很开心,说我是可以做的材料。

舵手是别墅的常客,姓谭。因为他经常来打理别墅的生意,所以他把他当成了财神。据说他在某单位工作,没什么文化。如果他当不了领导,不仅可以把自己单位的待客之道都带到别墅里,还可以把其他单位的待客之道也带来。叫他舵手是胡歌的外号,意思是他不是领导,但是领导在很多方面都很听他的,没有一个领导愿意得罪他。

舵手中等身材,平头,后颈好像有点瘸,一张中国人的脸,额头有些皱纹。舵手坐骑是劣质牌子的车,黑色,但经常打磨。

时间长了,基本掌握了接舵手的规律。

首先是舵手主动帮别人开门的接待。一般舵手坐骑在前面,到了山庄会把车引到2号停车场,因为那是最隐蔽的地方。第一次停车后,舵手会迅速为似乎有领导的车开门,然后用一只手挡住车门顶部,防止领导下车迎接,另一只手问候领导。然后一大群男女下了车。我观察过很多次。“好像大部分领导”都是大耳朵,穿的衣服都是“花花公子”,“ Condor ”,“女人大多是衣着厚重、高跟鞋、头发漂亮的时尚女孩。不用说,通过2频道安排“风伯馆”包间是对的。

饭做好了,我会在门外拍门,和舵手取得联系。然后舵手好像转身请示什么的,然后决定发球的时间。

这种级别的接待,别墅的服务员不能直接把菜送进包间,但是餐车把菜送到包间门口后,舵手会安排人出来上桌。你不需要对葡萄酒超级热心。他们有自己的酒。但是要考虑饮料的量,一般要准备六七个品种,满足客户的个人消费需求。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用餐时间不会太长,很少超过三个小时。据说是想换个地方去k歌什么的。结算也很容易,基本上“貌似领导的办公人员”会在柜台付款,别墅现场结算。但是有时候司机会帮他做。

第二种情况,别人帮舵手开车门。在这种情况下,舵手减少了停车的隐蔽性,可以把车停在稍微大一点的停车场。被人招呼下车后,舵手会习惯性地把眼睛里的墨水脱下来,伸个懒腰。然后别墅会带领一大群人通过3号通道到“群英会”大厅。

饭做好了,我毕恭毕敬地去大厅问舵手上菜的时间。舵手忙着和客人说话:“那些混蛋真的是书呆子,不像你能和别人交流。都没有请老子吃饭。老子给了他们58.1分。让他们想想。”嘉宾七嘴八舌的说:“老师好逗,58.1,差1.9(酒)及格。”“真的吗?你不能在那房子里吃饭。为什么不直接开个单回去付账呢?我拿了就不做了。”……

我刚走出包间,一个和舵手一起来的客人跟着我,问我别墅里有什么高档酒。当然别墅里的高档酒都是500元起瓶装,200元起。经过长时间的商议,客人尴尬地拿了一瓶280元。

舵手讲气场,眼神丰富。上菜时,只要看到他抬头望着屋顶,嘴巴不停地动着,做着饮料,就一定要一起上桌;看到嘴里有翅膀,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留有空隙,扣嘴做出吸烟的趋势,一定要一起抽;看到自己捂着肚子叹气昨天喝多了应该去厨房加荷包蛋……

第三种情况是用中指和拇指发出声音。一般情况下,舵来的早,或者干脆去别墅吃午饭。这种接待,隐蔽性不需要太高,只要没有其他客人经过包间门。舵手既不会低头帮人开门,也不会有人恭敬地为舵手开门。舵手下车后没有摘下墨镜,金鸡独立站在停车场中央。所有客人下车后,他满嘴都是口哨,右手高高举起,用中指和大拇指使劲扭动发出清脆的声音,不需要我带路。他带着一群跟他一起来的人直奔丁金山“或者//K13//。然后是噼里啪啦的麻将声。

我会给舵手上茶。“妈的,每天只知道干活,根本不知道玩,天天打老子考勤。”舵手狠狠地骂了一句。“不如跟着谭博。他很受欢迎,喝辣,不用上班。”“领导不管,只好搞得这么紧。”“放心吧,这几天狗抽完了,管不了老子。”大家一边打麻将一边聊天。

这次接待,舵手要到晚上十一点左右才会来结账,每次结账,舵手都会悄悄告诉胡歌,自己又赢了三四千块钱。

第四种情况,舵手会开车带着大大小小的一家人去吃饭。此时他没有隐蔽的要求,可以在“当阳桥”或者“新野县”安排一个包间。但是舵手不点餐,只是原则上要求“多上几道菜不要钱”。

当然,没有钱的“菜是什么”?虽然我不是很懂,但是胡哥很聪明。食物的标准和样品数量一样,但都是免费的。但是这种情况在我在别墅工作期间只见过两次。

有一次和舵手来打麻将的妹子因为“二选六”被拉了出来。她出来喘口气,遇见了我。“谭博的部分财富好到每次都要赢三四千元。好像我月薪的一半都给他发了。他太好了,总是邀请我们去吃饭。”她对我叹了口气。

看到她可怜的样子,我不自觉的提醒她。“真的对运气好吗?这隐含着一个深刻的谜团。表面上看,四个人一起打麻将,每人赢的几率是25%。但如果有人对打麻将做过研究,也就是说他的技术比其他三个人略胜一筹,天平就会偏向他。如果他的胜算提高到30%,那么其他三个人的胜算就降低到23.3%,如果他的胜算提高到40%,那么其他三个人的胜算就降低到20%。有了这个小概率差,他就赢了足够的钱。赢了钱,他大方的说自己是邀请大家的嘉宾。没花多少钱。他用别人的钱请别人,最后以待人接物的好名声收场。为什么不可以?”

这时,妹妹才如梦方醒。之后她基本就不再来别墅了。舵手用拇指和中指发声,来别墅花钱的客人逐渐减少。

胡哥说我已经断了舵手和村里的财路,已经不适合做服务员的工作了,就调到洗碗的岗位上。

好多好多碗洗的忽冷忽热,很累。干了几天,算账,向胡哥提出辞职。胡哥没有任何挽留的意思。

裕国府

2020年9月28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