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洲 ,写手: 筱语xiaoyu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窗帘外面,林莺停了下来,春天按照自己的节奏摇摇晃晃地走了。用这样的姿势敲打键盘,敲打一些生活的样子。

就像一个编剧,在文字里等待见面,在戏里看人生。故事的背景应该是美好的:美丽的花怕露,细草担心烟;或者小桥流水,烟雨蒙蒙,画栋楼;还是长河落日,智利长川。心不在焉的感觉,温柔的感觉。她是从《诗经》里走出来的伊拉克人,唱着绿色的歌,悠闲地走着;还是大唐深宫中的女子,仪态万千,容颜迷人;或者,是南宋浔阳江头上的歌女,怀抱琵琶,想说也歇一歇,只为等待一场在颜博河上的相遇,吐尽心头之忧。

当你低头微笑期待时,脸上的桃花会陶醉一辈子;杏花潇潇,落群轻触,只不见人。这些不是故事,而是过去的时光。落花落千年,细雨缠绵千年。我捡不起过去,只有那些已经漂走的,在时间的隧道里,已经长成茂盛的小草。

“每年春天关心的事情”,穿越时光的旅行,年复一年春天的相聚,想象“三月的隋堤溶于水,回归洪,去吴中”思念,想象“寂寞空庭,春意渐晚,梨花开。一湖春水,一花风流,想起白落梅的“年,眼前的世界是安定的”。想着回到蝉窗,抬头望去,没有月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