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涉数百英里 ,创作者: 徐宁

  • A+
所属分类:经典散文

建筑工地终于关闭了。当余锡成收拾好行李准备回家时,他发现自己根本买不到火车票。现在门票已经提前两个月预购了,但是农民工不行。因为我们不仅要等时间,还要等一整年的工资。归心似箭而余锡成,急于回国,做了一个大胆而冒险的决定:缩短行程,步行回家。我的家乡在胶东,在天津临港经济区工作。两地的距离是600公里,也就是1200英里。

大城市周边交通便利,第一天没有事故。先坐公交车到油田三院,然后沿着滨海大道往南走,中间断断续续搭便车。下午6点到达黄骅港外围,找个澡堂过夜。洗澡的时候发现脚上有血泡。算完行程,我只走了一百多公里。十里无光路,才知长征艰难。

第二天,沿着239省道,我们继续停下来走,晚上到达无棣的一个大村庄。走在街上,发现除了几家小旅馆外,没有旅馆和澡堂,心里很不安。无奈之下,我突然看到前方几十米处有微弱的灯光。根据经验判断,一辆车在那里抛锚了,司机正在检查或修理。跑到过去,果然是。他搭讪:“师傅,怎么了?”

司机头都不抬:“后轮轴的连接螺丝打开,传动轴脱落。”

他问:“我能帮你吗?”

这个问题不言而喻,因为这份工作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需要有人抬,手里有工具和灯。但是司机警惕地看着他:“你有什么资格?”

他说:“只是想搭个便车。”

司机问:“这么晚了你还在野外游荡,你是逃犯吗?”

余锡成赶紧否认,简单说明了情况,拿出身份证,打开包让司机检查。司机持怀疑态度,但他是一个人,所以他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帮助。他想了想,下定决心:“加油。”

工作了将近两个小时,我终于完成了工作。司机说,“晚上开跑车吧,不知道对你有什么期待。你可以搭顺风车,但只能坐后备箱。车里有毛毡布,你可以窝在里面。我再给你一件外套和一顶皮帽子,你就将就一下吧。”

两个人在路上,虽然在后备箱里,但因为盖子是密封的,不觉很冷。暴力走了一天真的很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突然,一个突然的刹车把他吵醒了。天空布满星星,田野一片黑暗。不知何时何地,只听驾驶室前传来喊声。探头一看,两个拿着棍棒和砍刀的男人站在驾驶室前大喊,这是遇到劫匪了。余锡成从毛毡布窝里爬出来,正巧摸到一根木棍,悄悄爬下车,迅速冲到前面,打了其中一个,大喊:“小王和小李打那个。”

那人用胳膊捂住,手里的砍刀被打掉了。他立即打电话给他的搭档:“快跑,他有帮手!”他们打滚爬,消失在夜色中。

又上路了,余锡成被请到了驾驶室。早上6点,天空雾蒙蒙的,一片白色。开到一个路口,司机说:“这个地方叫田庄,属于东营地界。如果你往东回家,我往南去临沂。我们必须分手。一路上你帮了我两次,非常感谢。这是1000元钱。你可以乘火车或直达公共汽车。”

看到程坚持不收,司机说:“我给你拍张照,也许能帮到你。”当被问及为什么使用时,司机不会说:“如果使用了,那你就明白了。”挥手告别,各走各的路。

现在,余锡成已经走了320省道,一直走着不停车。快到中午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大旅客走来,莫名其妙地扭起了八个大字,然后栽到了路基下面。救人!余锡成不假思索地赶到事故现场。

车翻了,发动机熄火了,司机卡在驾驶座上不能动了。乘客们尖叫着,急忙砸碎玻璃自救。余锡成先是砸了一块玻璃,在司机的提示下,他找到撬棍撬开车门帮助乘客逃生。不到一个小时,警车和救援车赶到。眼看不需要自己了,余锡成悄悄离开了。

走了20公里左右,太阳西斜,已经是下午5点左右了。看着不知身在何处,余锡成不禁担心:今晚我住哪里?听到后面汽车的鸣响,还没等回头,一辆黑色的“沈达”慢慢绕过他,停在了他的肩膀上。一个穿着奢侈品的中年男子走了下来:“你是徒步回家的胶东男孩吗?”

余锡成纳闷:“你怎么知道?”

男的说:“你一路做好事,两次微信活动后成了网络名人。很多人跟着帖子走,表示路上遇到你会送你一程。不想让我中大奖。”

原来司机不能一路送他回家,他觉得很遗憾。拍照后,他发了一条微信,号召沿途司机送他走。后来有人遇险救人时,有人悄悄拍照发微信。收到微信的司机转发并关注了他。

剩下的200多公里只是踩油门的问题。离路进村还有十几里山路。“ Daben ”的司机拒绝送回家。

晚上10点,他终于安全到家,正好赶上年夜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