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记忆 创作者: 心态决定命运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在我的记忆里,那一年的桂花特别香,而坐在后排的男生,黎明时眼睛闪闪发光。每天晚上晚自习后,他骑自行车送我回家,然后蹬着车上山。我情不自禁地靠在他的背上,听到他滚烫的心跳。星光下,他低声问我:“你愿意和我去同一所大学吗?”久了,我轻轻的“ mm ”。在睡莲遍地的季节,黎明和我陆续收到了大学的通知,我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欣喜之余,抬头看到道恩犹豫的眼神,我的心顿时一沉。他去了一所远离河南的军校。同一天,我们离开了家乡,但我们注定要南北走向相反的方向。从那以后,我的想法扭曲了我的心,让我流泪。

每次收到黎明的来信,都是我的假期,但字里行间却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我无法想象我英俊的阳光晨光,曾经留着不羁的长发,如何适应军纪的严明和学习训练的艰苦。每封信的结尾,他都说:“来看我,好吗?”那浓墨重彩的字迹分明是他热切的眼神。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怎么溜出一个划分严格,刀割如刀的军校的课表。我只是在等待。从白天一直到日落,再到新月升起,渐渐地,我的身体似乎在漂浮,没有时间和感觉,只是一个空壳。很多次我明明听到脚步声就冲过去,但是门口一个人也没有。有时候我彻底失望了,刚坐下,却传来敲门声!真的是!

每次聚一聚,天亮就赶回学校,集中精力上返程火车。四周就像一场战争,突然觉得自己像个难民妇女。从那时起,你要去的地方越来越黑,我疲惫的脸在窗玻璃上晃动。回头看,昨天没交作业,明天要交报告,同宿舍的女生不知道有没有帮我弄热水。这些都是不可忽视的现实,它们涌入我的内心,但我想念,想念,黎明时那个稚气未脱的平头。

一学期去了河南巴士。最后一次,是寒冷的初冬,细雨稀如牛毛。他请假和我一起走在河南的大街上。两人紧紧十指相扣,忘记了外面的雨和一切。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河南的街景。他第一次吻了我。

当我回到学校时,已经是晚上了。我刚推开卧室的门,就愣住了。过了很久,我轻轻叫了一声“爸爸”?书桌上的成绩单红得刺眼,父亲的呼吸在耳边越来越急促,头越来越低越来越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如何解释。良久,父亲嘶哑地叹了口气,它像陨石一样坠落在我心中。我父亲昨天早上来了,一直等到这个时候。他没有问我去了哪里,也没有说昨晚是怎么过的,只是一个一个的说。他从家里给我带了衣服,卤菜,文具,然后说:“我明天还要上班。”

父亲在夜风中默默地走着,单薄的衣衫不断被掀起,他在荒芜的校园里的脚步显得那么凄凉。站在讲台上,父亲突然说:“你们班主任告诉我的。”停,“你一点都不考虑你的未来,也不考虑我们?”我想起了自己一落千丈的成绩和到处要贷款的尴尬处境。我低头一看,发现父亲手背松弛的皮肤上有黑斑,泪水堵住了喉咙。我哽咽着想说些什么,但是当公交车来的时候,爸爸匆匆忙忙的上了车。

轰轰烈烈的爱情,到头来身心俱疲,还有什么可以无限透支?无论是时间精力甚至感情。我开始思考黎明和我是否能越来越平静,像涓涓细流汇成大海。在电话里,他声嘶力竭,终于让我哭了。“为什么我总是来看你?如果你对我真诚,你就不能来看我吗?”结局突然归于沉寂。

几天后的中午,我正在教室看书,一个老乡冲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快点,快点,早上到了北京西站,就来不及了。”拖着我跑。我被拽起来问:“怎么了?”为了来看我,道恩让老家的同学给他发了封电报“说她妈妈快不行了,快回来了”。不料他大哥碰巧打电话到军校打听他弟弟的情况,三言两语就帮着穿了。队长对大哥宽大处理,说:“我给他36小时,回来就是了,不然军法处理。”结果,天一亮就下了火车,被大哥拦下,立马给他买了最早去河南的车票。道恩坚持走之前要见我。双方争执不下。最后大哥勉强同意打电话到车站接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