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花向四面八方盛开 ,网友: 曲令敏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当我陪父亲住院时,我交替阅读悉尼和张嘉佳。记得最后一次留在家里当陪护,我转向心理学,泪流满面的看书低头喝酒像匹累马。这一次,悟中升起了泪水,为我点亮了一片清澈的蓝天。出了茧,我再也不怕痛,也不怕死。张嘉佳有两朵花,相隔很远。当群里缩手回到婴儿期,我只有一朵花,鲜艳明亮——

一天五袋水,一边看爸爸一边看书。看着他如板根般的身躯,看着他如锁眉狂吠般布满皱纹的脸庞,看着他满是风雨的额头,记忆的书页一层一层翻过……他对我说:“该送我回老家了。我八九十岁了。前一天闭上眼睛挖了个坑埋了。”我说,你要漂亮。没有你,我姐妹的屋顶会坍塌。你想把我们淋死吗?他听到后笑了。后来他告诉我,他在河边散步的时候,遇到了一对老夫妻。他问老人“你多大了?”老人盯着他,没有回答。老太太回答:“ 115。他聋了,听不见。”“你多大了?”老太太说:“我跟他同岁,出生月份比较小。”父亲说这话的时候,笑容满面,心中有一个光明的希望。我知道如果他不说。

红尘中的每一天都是我的麦穗,书籍是我的翅膀。日子滋养我的身体,书籍激发我的灵魂。回顾过去的岁月,我给自己一百个赞!不为别的,只为秋光的潮红,人们在白云的陪伴下被染成一片红枫。所有的经历都是食物,从此不怕痛,不怕死。真心仰慕花,盛开在路边,永不凋零,因为花是为皮内之人而开,不是为外之人而开。这样让人自信而不自欺欺人,知道为什么却不得意忘形。

希尼谈到了叶芝和菲利普&米德多;拉金诗歌中的死亡深刻而神秘,但我知道恐惧是真的,平静是假的。晚生,和我一样,学到了更多的道理:死亡是回归,回归宇宙,回归超弦,这是一种所有人类能感知到的快乐和幸福都无法比拟的状态!现在科学打开了这个天窗,除了自嘲的渺小和无奈,难道不应该打开天风徐来的脑洞吗?“古时候清醒的人和圣贤都被遗忘了,只有喝酒的人才留名”,因为圣贤“见”并不是每个人都见过。宇宙偶尔会漏几个光点,不能覆盖所有人。这让圣贤变得与众不同,变得愚者,不孤独才怪。你想想,如果没有巨星,怎么会有智障艺人,怎么会有神砍李富才?人生二,人生二,人生三,人生三,一切在圣贤眼中都是简单如画。现在一切都在飞来飞去,令人眼花缭乱,但人与人之间却是地狱,可笑而凄凉!

话说远了,还是回张嘉佳去吧,痛苦很容易。

我天生愚蠢。有时候,真心表白的时候,也会吓到对方。无缘无故反复问我:什么意思?什么图?让人委屈到无语。有时候明明应该做自己该做的事,还会让别人嫉妒,伤害自己的小心肝孩子……,这样就能飞刀自残,你就是傻子!太荒谬了。这太荒谬了。幸运的是,这个世界上有张嘉佳。他用文字搭建了一个精彩的展台,让我有机会看了一场我参与的皮影戏。看着它,我哈哈大笑起来。但是张嘉佳说得好,没有千千万万的烦恼,哪里有千千万万的快乐?烦恼是砖,欢乐是瓦,痛苦是大废,幸福是花,12345,啦啦啦啦啦啦啦——世事就是这么简单!

难怪这么多人喜欢张嘉佳,他泪流满面,爱藏针,爱他的浪漫和才华。走过他笔下的路和小路,我最喜欢的是他无处不在的细腻的心。一瓣一瓣,色香味俱全,不用装惊艳。

坐在父亲的床前,在文字的庭院里,我打开,伸了个懒腰。无尽的宁静围绕着我,前所未有的安全感缓缓而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