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树相邻 |文章来源: 项丽敏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一个

雨下得很早。下了很短时间的毛毛雨,地面没有被淋湿。很快太阳出来了,带着一团水汽,像刚泡过温泉的少年。

鸟儿的叫声比前几天高。

风真的很暖。甜美的小骗子,轻轻吹进万物的耳朵,不断劝说:天气多好,发芽快,开花快。

阳台下有三棵李子树、四棵红叶李子树、两棵桂花树、一棵桃树和三棵玉兰树。

还有一大片小叶栀子花。

这时,梅花开了。木兰花已经脱下了它毛茸茸的外衣,正要开口。桃树和李树也长出了像青春痘一样的芽。

“是风吹起了这些树的花蕾。”我听到一个声音说。

花园里有许多麻雀。麻雀也参与其中。手机上的音乐一开,他们就凑了过来。阳台下面的树太多了,他们被迫挤在一棵李子树上。乍一看,他们认为树上有许多棕色的水果。

红叶李是离阳台最近的树,两根树枝伸向阳台。

我会每天看一会儿李树,看看它们是否比昨天变化得多一点。

“不用担心,慢慢生长开花,春天才刚刚开始,不用担心。”

那天没有下雨。

从春天开始,晴天多了,雨天少了。

半个月前种的早竹叶子变黄了,就提着一桶水下楼浇水。

我在李树的一边倒了些水。李树的花蕾已经变红,两三处挤在一起,显出小花和骨头的迹象。

在给李树浇水的时候,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李树很开心,笑着。应该是错觉。不一定。也许李殊真的在微笑,感受着一种特殊的深情和微笑。

如果李树有有耳朵和听力,他会知道我决定在这里定居是因为他们。

“我喜欢这些树。”去年8月底,第一次和中介看房的时候脱口而出这句话,毫不掩饰一见钟情的喜悦。

我喜欢这些树。我喜欢我家面对这些树的阳台。为此,我做了一个快速的决定:买房子。我将在这所房子里度过余生,就在这些树的隔壁,做我最亲密的亲人和朋友。

在这个世界上,人除了是血亲所生之外,还需要其他的亲密关系,比如互相沟通,互相信任,互相依赖,互相欣赏,互相滋养。

人与人之间可以建立这种亲密关系。也可以是人和动物之间。也可以是人和植物之间。

午后的阳光照射在李子树的树枝上,给它们镀上一层金。

风一吹,金枝摇摆,仿佛要抓住空中的什么东西,拥抱什么东西。

李子树的树枝上有很多幼枝,像鱼刺一样戳在那里,让李子树看起来不那么随和。

这些鱼刺是李树生长的武器,专门用来保护果实。但这些荆棘的力量并不大,也不能让鸟儿望而生畏,停在树前。

当然,现在的李子树还没长出叶子,刺都露出来了,稍微小心一点就可以避免。当树叶密密麻麻地长出来,把荆棘藏起来的时候,鸟儿要想钻进去啄肉,一定会吃点苦头,不可避免地会被扎到。

这些刺不伤害鸟,它们不伤害鸟。这些刺只是让鸟知道浆果是大自然的礼物,但它们并不那么容易吃。

付出一点痛苦,浆果的味道会更美妙。

鸟也是会飞的树的果实。哪里有树,哪里就有鸟飞。

没有鸟的树是孤独的。一只鸟没有树是令人悲伤的。

这个小镇的树在减少,鸟也在减少。

我以前住在一个旧社区,那里有很多树。春天结束时,一些藤本攀援植物——牵牛花、五角星花和营火花会沿着树体向上爬,爬到高高的树枝上,垂下来。夏天的早上,我在树下散步,但我不小心,迎面撞上了一朵花。

还有人在树下放围栏,种黄瓜、丝瓜、苦瓜、葫芦。

瓜蔓花开的时候,小区很热闹。这种兴奋不是人声的兴奋,而是植物生长的兴奋,昆虫和鸟类歌唱的兴奋。

后来老小区改建,道路要拓宽,很多树被砍,围墙被拆。

改造后的旧社区确实比以前宽敞了,但已经失去了活力,看起来也更老了。

可悲的是,一些活了很多年的老树因为一些愚蠢的原因被砍掉了。

在我父亲居住的小区,沿路有两排水杉。没人记得这些水杉是哪一年种的,活了多少年。水杉的高度和住宅楼一样高。住在顶楼的人,推开窗户就能看到水杉树顶。

水杉是一种时代感很强的树。二月发芽,三月绿芽。四五月,绿叶如羽萌。水杉叶子刚变绿的时候最动人。我曾经把它们比作绿色的星星,但它们比星星更密集,更明亮,充满了童稚的快乐和活力。

夏天,这两排水杉为社区搭建了一条绿色隧道,遮挡烈日,在路上遮阳。每天下班后,我都到爸爸身边吃饭。进了小区,看着绿荫,听着蝉鸣,听着鸟鸣,心里就像喝了一口清泉。

夏末,水杉的叶子在烈日下开始显示出燃烧的迹象,发出黄色的光。10月,所有的叶子都变成黄色,然后变成金黄色。

10月,水杉树也开始落叶。

水杉树的叶子像鸟的羽毛。它们落下来的时候,就像在飞,在空中旋转,轻盈而优雅。

寒冷的天气过后,水杉树每天都在地上铺上红地毯。12月,水杉的叶子变得越来越细,像金红色的雪,飞下来。

正当我把这些当做风景和自然的礼物,随着季节的变化而享受的时候,有一天,我听到邻居在说一件事:很快就会有人把这些水杉树砍掉。

“为什么要剪掉?”

“落叶太多,比较麻烦,吹得满屋都是,每天都要打扫。”邻居抱怨。

“树太高了,挡住了家里的光线,吸引了那么多蝉,夏天让人睡不着。”

“水杉树占路,新买的车没地方停。”

我站在邻居中间,脸发烫发胀,但身体变得僵硬,凉飕飕的感觉从脚底冒出来。

多可笑!人类是如此傲慢和可笑的动物。

“我反对砍树。这些树多好啊。砍了他们是犯罪,需要报应。”我脱口说出这句话,像吐出一口鲜血。

这句话太无力了,砍刀砍斧停不下来。几天后,当我再次走进小区时,我看到水杉树全部倒在地上。

身体里传来轰然的声音,又气又痛的史东猛捶胸口,却无处可投。

是的,我应该把这块石头交给谁?我也是人类的一员。我不能惩罚我自己的亲人。我不得不忍受他们对人类的自然惩罚,这种惩罚总有一天会到来。

去年八月的一天,我午睡醒来,突然感觉一只手按下了一个按钮。我赶紧在沙发上写了卖旧居的通知,贴在当地有影响力的微信账号上。

不到半个小时后,有人打电话来,问他们什么时候能来看房子。

不久,管家来了。

晚上,看房人交了押金,在我住了十年的老房子里安顿下来。

管家一月份后要搬进来,在那之前,我需要找个临时住处,然后搬出去。

我也需要给自己找一个新房子——,也是一个可以过一辈子的地方。

临时住宿没必要,爸爸住宿也很充足,可以搬到床上。

新房应该设在哪里?

我找了一张纸,写下我对新房的要求,在网上找了几家房产中介的资料,给他们打了电话。

“小区要安静,楼层不要高,阳台外要有树。”我把我的要求告诉了中介。

阳台外应该有树——我跟中介说这个要求的时候,感觉自己像一只流浪了很久的小鸟,再也忍受不了没有绿叶的生活了。

天气这么暖和,阳台外的李树应该不到三月就开花了。

我已经为梅花季做好了准备:春节前,我装修了房子,打扫了阳台,买了小茶几,草蒲团,还有一个好看的小茶杯。

还买了新旗袍裙。

还买了风铃挂在阳台上。风一吹,它们就叮当作响。

我没有为我的新房子安装安全窗户。

我不想把房子变成笼子。我不想看阳台上的这些花树,它们被栅栏隔开了。

朋友们陆续来看新房子。“你为什么买那么远的房子?生活太不方便了。”

我把朋友们领到阳台上,给他们看李子树、李子树、桃树、桂花树,像介绍新家庭成员一样。

“因为这里有树,所以我喜欢这些树。”

“过不了多久梅花就会开了。你可以坐在阳台上看花。请喝茶。”

每次我这么说,我都觉得李殊在对我微笑,就像我对他们微笑一样。

他们必须有听觉,就像树上的鸟一样,他们能理解人类的语言和音乐,像春风一样感受到人类的友谊,当他们互相欣赏时,他们知道宁静时光的美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