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札记 、写文: 大沙坝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清明节前夕,我戴着草帽,捏着手电筒。我一脚踩泥,一脚踩水,冒着大雨回到了家乡。家里灯亮着,爸妈还没休息。聊了很久,我进了厢房睡觉。一股强烈的草药味道扑鼻而来,充满了我的心脏。开灯后看到地上一堆堆的骨皮“ ”干了。不用说,肯定是我妈的时间。第一个?从悬崖上挖的头。我像条鱼一样钻进被窝,三下脱光衣服,五除二,让温热的热流传遍全身,睡到天亮。

一大早,窗户被推开,雨停了,阳光透过树梢照在我的脸上,像妈妈的手一样温暖舒适。当我起身站在院子里时,泥土和桃花的香味立刻将我完全包裹。父亲已经为上坟准备好了一切——香火、蜡、纸、茶、酒、鞭炮……。妈妈收拾好食物,我们早点走,早点回来。

坟墓在山上。一个叫翟庄的地方。曾经是我童年的天堂,藏着无数美好的回忆和天真的梦想。现在山上的农民大多都搬到了大坝,只剩下一对老男女和稀疏的废墟。有时候回家,我总是喜欢去山里散步。为什么不呢,我只是随便看看。

风吹在我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寒意。路边的蒿草是绿色的,好像洗过一样。我和孩子一步一步沿着蜿蜒的山路走着。孩子是开朗的。他们说唱的时候就唱,说的时候就打,说的时候就闹,一刻也不停。它们是一只活泼的小松鼠。他们后面是我爷爷,爸爸,叔叔。他们一言不发地走着,看起来很紧张。

大约十五分钟后,我们到达了墓地。遥望远方,山脚下密密麻麻的村落,蜿蜒的小径,澎湃的金花,奔腾的河流……都沐浴在柔和的阳光中,焕发出勃勃生机。

此时,周围一片寂静。偶尔会有一只鸟经过,在远处的一棵核桃树上休息,树上点缀着新长出的树枝。

第一个动的是我爷爷,他弯下腰挥舞着镰刀。过了一会儿,大量的杂草猛扑下来。秘书叔叔挂在半个悬崖上,拿起斧头,像箭一样倒下了。我双手紧握铁锹,深深地插进潮湿的泥土里,父亲背对着我,让我把一把又一把铁锹扔到他背上。孩子们在墓地周围吵闹……

我们年轻的时候,拿出白纸、黄纸、麻纸、蓝纸、红纸、绿纸,切成条,挂在坟前。孩子好像很喜欢挂纸条。他们互相追逐,紧紧相随,当他们手头没有任何东西的时候,他们就会大声呼唤成年人。来了,那就挂了;我已经死了。我又要了,又挂了。……我很忙。

我记得小学的时候,清明那天,我早早的跑到人家坟前,偷偷的把挂着的纸条拿走,悄悄的放在书包里,然后怕被发现赶紧跑了。那些笔记成了我学习路上的好帮手。里里外外写的不是古诗词就是公式。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吃到别人送的热鸡蛋和好吃的花。味道很棒。真的,我到现在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蛋卷。

挂了纸条,我们都跪下,插香,打蜡,烧纸,倒茶,祭奠。最后,我们双手合十,开始毕恭毕敬地磕头,一、二、三……

这是给奶奶的。祖母就躺在这个墓地里。

外婆是条狗,去世的那年正好七十六岁。那时候我才结婚四个多月。平时她做好吃的,总是踮着脚小跑着给我和老婆带。她笑着看着我和妻子狼吞虎咽地吃完,然后离开了。去世的那个月恰好是第一个月。我和老婆时不时去她住的房子里和她聊天。有两个小土坯房,巴掌大的炕里坐满了一个又一个孩子。这个叫婆,那个叫叶。很热闹。我和老婆半开玩笑地说,——,等我们生了一个大胖子你一定要多给我们看看。很好!很好!祖母笑得合不拢嘴,饱经风霜的脸上的皱纹突然开花了。但是几天后的一个早上,我在公公家拜年的时候,爸爸打电话说,——你奶奶去世了!我的大脑嗡嗡作响,仿佛天要塌下来,突然陷入一片空白……

我和老婆从几百里外到家的时候,我奶奶已经把车停在了法院房间中央的群桌下面,院子里忙得叮当作响,有刨、斧、锯、凿、蝎子的声音,木匠师傅正在给我奶奶做棺材。村民们进进出出,前跑后跑。我的心好像被掏空了,任泪水流淌……

据说我祖母离开的那天晚上,月亮很亮。她半夜起来,出去看月亮。她嘴里好像在念叨着什么,但是没人听清楚。回来睡觉也没起来。即使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痛苦地哭泣,抱怨痛苦,让她的孩子和孙子们孝顺,她也没有。她走得很干净,一针也没带走。

祖母一生三男三女,香火不断,人丁兴旺,可是她走了,身边只有祖父和我二叔的大女儿。父母到了,奶奶嘴唇在笑,却气得不应该叫;告诉她不要醒来。于是大家赶紧给她披上寿衣。记得庄利年老人说过,人快走要穿上裹尸布,不然到了那里还会有体力活动。

外婆的去世成了我一生中最深的遗憾。谁说“父母都在,不要远行”?我才走了三四天,那么好的奶奶说要悄悄离开。怎么才能不后悔?!

刮擦……刮擦……

一阵清脆的鞭炮声把我拉回了现实。看着活蹦乱跳的孩子,想着埋在地下的奶奶,心里不是滋味。

记得那年的第一个月,外婆走了,小姑子也大了。外婆下葬前,我妈陪着嫂子去了县医院。几天后,我带回了一个粉嫩的女儿。八个月后,他的妻子生了一个胖乎乎的儿子。我想,就像草木的凋零与辉煌,生命的变迁,来来往往,循环不息,生命不息,生命变得更有意义。

突然,一条条白纸、黄纸、麻纸、蓝纸、红纸、绿纸跳起了……。我觉得可能是风。一定是风,吹的贫瘠,花海,果实,荣耀,时间。

恍惚中听到奶奶的声音在风中——宝贝,回家吧,菜凉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