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凉爽 ,西野翔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这是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所熟悉的。20世纪80年代初的皖南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改革刚刚结束,农民生活并不富裕。在一个六七十户的大村子里,能买得起电风扇的只有四五户,冰箱空调电视就更不用说了。炎热的夏天来了,全村人还是沿袭着祖辈传下来的习俗——在户外乘凉。

太阳下山后,村子仍然很热。在水泥烘谷烤了一天,余热未褪;门前的梧桐树上,蝉躲在树梢“开心地叫”田野里,金色的稻子挨着无精打采的低着头;在烟雾缭绕的烟囱里,从厨房烟囱里冒出的烟正慢慢由浓变淡。远处的群山已经逐渐从亮褐色变成了深褐色。驱蚊行动始于村庄每天享受凉爽之前。这时候我请了三五个朋友,拿着弯刀,跑到山脚和山脊边上,割了一些黄花蒿,夹在腋下带回家。然后从炉子里铲出一些未燃尽的柴火,放在大门外的地上,放上一把黄茅草点火,再把刚切好的黄花蒿压下去。过了一会儿,带有青蒿香味的浓烟被夏日的微风带入房间的每个角落。蚊子闻不到这样的烟,飞蛾也不例外。这种最古老的驱蚊方法非常有效,也是我每天晚上享受凉爽之前必须做的事情。

做饭的烟没了,黄昏降临。为了省电,家家户户都习惯在自家门前晒田里吃饭。饭前,在庭上摆一个小方桌,在方桌两边放两张竹席。从村东的老井里挑一车井水,用瓢舀井水,均匀地摊在晒田上。井水很凉,真的是降温的好帮手。晚饭开始了,邻居的餐桌都很近。他们有的坐在竹榻上,有的坐在小马摊上,有的站着,有的蹲着,拿着碗边吃边聊。从田里的农活,说起今年的收获;老吴的水牛生了两只幼崽,大华家在后山脚下开荒。从化肥尿素短缺谈起,谈到谢老四家的女儿考上大学。……笑声和杯盘叮当声相撞,从这边的餐桌飞到那边的晒田。虽然没有灯光,没有电扇,但邻里之间的欢乐场面却和谐温馨。

月亮终于从村子东边的莲花山升起来了。群山,田野,村庄,一下子沉浸在如水的月光里。田野里,无数的萤火虫在跳上跳下,快乐地跳舞。蛙声伴随着溪水的潺潺声,仿佛在月光下唱着一首美妙的小夜曲,越发显出夜晚的宁静!这时,村子也热闹起来。姑娘们穿着各种花裙子,三五成群,叫朋友;巷子里,孩子们互相玩耍,捉迷藏,“晚上打架”,一个接一个的尖叫和大笑;村子旁边的田野里,几个孩子拿着玻璃瓶在田埂上来回跳着,追逐着萤火虫,欢快地奔跑着……月亮渐渐升起,听不到村子里孩子们的嬉闹声,原本吵了一天的村子终于安静下来。此时,除了熟睡的鼾声和蒲扇的轻轻拍打声,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我静静地躺在门前的沙发上,沐浴着柔和的月光,独自享受着宁静的夜晚。这个时候你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不可以想。在这如水的月光下,宁静属于我们。辛苦了一天的人,晚上不关门,都是开着门的,有的睡竹床,有的睡躺椅,有的干脆在门前晒田里垫个垫子打呼噜。夜风轻轻吹来,门前的梧桐树树叶微微抖动,却没有声音。在这无边无际的月亮下,村庄、田野、群山,仿佛母亲怀里的婴儿睡着了,是那么的安静……

离开家乡已经二十五年了。我一个人在异乡很久了,早就习惯了这里的风土人情和季节变化。只是今年夏天很热。烈日炎炎,高温持续。天一黑,我就躲在空调房里,不想出去。窗外,月光依旧明亮。小区偶尔有几只青蛙。声音断断续续,寂寥,萤火虫早已逝去。这时,我不禁想起了家乡夏夜的凉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