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1998年洪灾中回归的思考 、来源网友: 看这纯洁的少年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这时我正在上班,突然桌面上响起了暴雨警报。同事还说夏天下雨,到处都要涨水位。是的,水位必须升高……

我的思绪回到了1998年,那时我7岁上小学一年级,还不是很懂事。那时候大人已经知道洪水到处爆发,汉北江下一个引长江的村子也有危险。村支书还在广播里喊,让每个家庭都做好暑假后每天去村里玩的准备,暑假不做任何作业。只记得当时村长的一个叔叔用木头做了一只简单的船,他妈妈说水来了就不用动了。也有老一辈的爷爷奶奶说我们年纪大了,去不去都无所谓。镇上的一些亲戚已经陆续搬出去了,东溪镇上表面的水压和大坝是一个水平。水压高的时候,只会突破平时在灌溉田里开的闸门,不会涌进镇里。

那几天,家里人也集中精力把菜搬到楼上,搬到尽可能高的地方。除了钱,没有其他贵重物品。当时农村还比较艰苦,收入也不多。另外,积蓄几乎是在家里刚盖完楼不久就花光了。唯一值钱的就是我爸妈结婚时买的黑白电视机。当时父亲要照顾同学,被烧后去了汉口。全家只有我妈一个人。(当时没有电话。爸爸不知道家里的情况。洪水期间,他回大队找过我们一次。当他发现我们的行踪,知道安全后,就掉头回汉口了。当然这是后话,也是今年年初偶然一次聊天才知道的。)

正当全村人忙着整理东西的时候,有一天下午,村里的村支书拿着大喇叭在村里喊着“门坏了就快点,门坏了就快点”…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我妈带着我,我哥,奶奶跟着大队,赶到一个人为填高蓄水的地方扎营。几个小时后,她连夜赶到汉北堤,在那里找到了要驻扎的旅营。营地在堤坝上。水位离岸边只有不到1米,下面一层楼高的树已经淹到树顶,一时睡不着。消防和旁边的军车一个个都在抢着破门。感谢这些勇敢的人,危机时刻有他们真好。

在河堤上呆一晚上就调走了。毕竟只是临时搭建的棚子,解决日常生活是个麻烦。然后阿姨联系了镇上的一个亲戚,我妈带着我,我哥,我奶奶在他家安顿了一段时间。这是汉北大堤高处的一个普通小镇。那时候当然像是在城里。期间联系了父亲,报了平安。还好没几天大门就堵死了。除了几个远离大门的村子,其他地方都很好。过几天雨停了,长江流域水流减缓,汉北河水位逐渐下降。我妈也收到消息说可以回村了。在感谢亲戚们的帮助后,她带我们回家了。

17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当时发生的大部分事情,只是一些小细节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飘散。随着科技的发展,希望以后不要出现这种情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