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农夫的父亲 、作家: 滕南斌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今年清明节是父亲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2015年9月30日,父亲不小心摔倒,再也没有起来,享年86岁。留给我们的是无比的悲伤,无限的思念,巨大的精神财富。

我的父亲出生在长宁市园冶园乡林良村。他不仅魁梧,强壮有力,年轻时还能承受200斤的负担;性格开朗,心胸宽广。抗美援朝,积极报名参军,保卫国家;农业合作化后,应招进厂,成为涟源钢铁厂职工;三年天灾期间,他响应国家号召,回村种地。父亲知道真相,肯吃苦,会做事。他因当过士兵、工人或农民而获得许多奖项。一大群人在农村搞,我爸总是先把生产队里的东西拿走,安排他干的农活。不管多累多难,他从来不拒绝,教我们“总得有人做点什么,天上不会掉馅饼。”因为父亲勤奋肯吃苦,在我们的生产团队里,一年来他比别人挣的工作分多,自己私人保留地种的蔬菜和庄稼也比别人长得好。“文革期间的一年”因为“左”盛行,一个刚从学校出来的公社干部去大队“蹲”的时候听了他的馋话幸好我爸老实老实,邻里和睦。湾内所有人都上前说“爱”,把我从抢劫中解救出来。

父亲对我们很严格。从小他就教我们“坐和站”。“对人有礼貌,三人行,少者遭殃”;“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碗里不要留任何食物,把掉在桌子上的食物捡起来吃”。我们从高中开始,每天放学回来,要么去地里拔猪草、鱼草,要么上山砍柴放牛。大一点的时候,爸爸教我们手拉手做各种农活。父亲经常告诫我们:“农村人当农民一定要像农民一样;就算你以后不是农民,也应该知道农民的艰辛。”父亲的谆谆教诲为我们的人生铺平了道路。17岁应征入伍时,大部分农活技能基本掌握;在44年的工作中,我一直注重踏实,守本分。

父亲和邻居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感觉。65岁和我们一起住在城里后,不管哪个家庭结了婚,他都会和妈妈一起回去,直到去年去世。1981年我从部队转业到当地工作后,经常有村民进城找工作,父母总是把他们留在家里吃了再放他们走。因为很多事情很难做,父亲总是叮嘱“能做就做,做不到就没耐心。”1993年冬天过后,有一天父亲对我说:“村里有几个老人家境不好,冬天有困难。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他们?”马上联系了民政部门,按政策解决了10床被子10套棉衣。连同我自己买的10双棉鞋,4天后送回村里交给村党委书记分配给特困家庭的老人。

为了养育我们的七个孩子,父母从一开始就贪得无厌,苦中作乐,苦中作乐,苦中作乐。除了在队里干活,养鸡鸭,喂母猪,放鱼塘,家里烧砖,只要能挣点钱,什么都干得出来。他们几乎每天都在戴月度过,忙到半夜。我父亲是一名砌砖工。每到淡季,他都要出去“要现金”。有时候早晚要来回20多英里。70年代初,父亲被安排在公社的林场。他白天出去打工,每天下午干完活,还要挑一车柴火送回家。一次来回超过15英里。家里卖柴火的收入是我们学费的来源之一。

父亲很关心清明扫墓,觉得继承祖德,教育后代是件大事。每年清明节之前,我们都会早早准备祭品,联系家人。清明节和我们一起回家,带着锄头和镰刀和我们一起上山,为我们死去的祖先的坟墓除草和种地。80岁以后,父亲腿脚有些不便,我们不让他再上山,但他还是坚持要一起回老家。现在,清明将至,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回到家乡,穷尽祖先,祭奠故人。但是伟大的父亲已经去世了,再也不能和我们一起走了。每次想到这些,我就心如刀割,热泪盈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