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菜香的日子 ,撰稿: 杨黎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山村富庶无人乐此不疲,春风一路野菜味”。读完杨万里的诗,我不禁想起小时候在田里挖野菜的情景:蓝天、柔美的春风、翠绿的野菜、知心的爷爷奶奶和孙子孙女……野菜的味道依然萦绕心头。

80年代初,物资短缺,人多地少。为了多产粮食,父亲把旱地改造成了稻田,蔬菜种植面积大大减少。大多数日子,他只能陪着咸菜。但是,苦日子总是打不过村民,更打不过勤劳智慧的老奶奶。

“尽量采摘野菜,煮香米,这是江南的二月天。”每年暖风细草长鸟飞的时候,奶奶都会穿上洗得发白的蓝布和粗布衣服,拎着锄头,拎着篮子,然后牵着牛角和辫子的我去贫瘠的林坡上找野菜。我们分工明确。她挖,我挑。奶奶还教我鉴别野菜:“叶子上的绿叶跟鱼腥草是红色的,又叫穗根,是个好东西,能治很多病。切根就能闻到腥味;这种叶子叫马齿苋似的牙齿,不仅味道黏软,还能治腹泻;长得像头发的是野葱,叫灰菜……”。天啊,奶奶是一本乡村百科全书,我小时候也是这么想的。

奶奶会把野菜挖回来做各种好吃的,我吃的最凉的是鱼腥草和野葱,因为这两种野菜全国各地都有。我看到她把鱼腥草和野葱捏成小块,洗净,放在瓷壶里,撒上一点盐,放在一边等几分钟,再加一些姜蒜酱,淋上醋和豆沙,用筷子搅拌均匀。突然,明亮的野菜上飘来一股清香。我的味蕾被逗得没时间等我奶奶做好,我已经很享受了。

记得有一次放学,奶奶照常端粥,我撅着嘴抱怨:“怎么又是白粥?”奶奶会意地笑了:“好孙女,等等。”然后匆匆进了厨房。我紧跟过去,她生了一把好火。她像变魔术一样把洗好的灰色蔬菜拿出来,小声的说:“这个现在炒才好吃,中午不愿意炒。姑娘,你在学校很努力,我给你留着!”就在我乐得手舞足蹈的时候,奶奶往锅里放油,放调料,然后倒了灰青菜。一瞬间锅底发出“噼里啪啦”的噼里啪啦声,淡淡的烟带着浓浓的香气一起升起,钻进我的心里,让我咽了口唾沫。桌子上好吃,忙着挑一根筷子入口,光滑细腻,很快就消失了。我一抬头,看到奶奶心满意足的看着我。

还有一次,我口腔和舌头生了疮,而且很痛。我吞咽困难,不能吃东西,甚至不能流利地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奶奶弄了一盘野菜,嘴里说:“绒毛又轻又轻,像伞兵一样飞来飞去,随风飘向各处,沉淀下来,生根发芽。”“哈哈……我知道这是蒲公英!”“真聪明。蒲公英清热解毒,消肿散结最好。”我吃了奶奶半信半疑说的良药。第二天恢复的时候,我甚至感谢了路边的蒲公英。

就这样,那些简单而珍贵的野菜陪伴着我度过了寒冷的童年。后来我留学的时候,奶奶做的野菜我都吃不下。加入工作后,我本打算去接我奶奶,享受幸福,但还没站稳脚跟,她就离开了我。记得葬礼回来的时候,在我和奶奶留过脚印的路上挤了很多野菜。回到工作岗位,做了一顿素食,却吃不出童年的味道。我知道,奶奶走了,那些野菜香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