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你却忘了回来 发布人: 声宏紫阁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田野里的冻土一融化,温暖的春风就刮起来了。在一个好的年份,会有几场春雨。这时,在山坡上,在田埂上,在梨树下,会冒出一片片绿色天鹅绒的荠菜芽。过了三五天,荠菜的嫩芽都变成了又肥又壮的锯齿状叶子。在野菜家族里,荠菜似乎是春天的第一绿。我不记得有比它更绿的野菜了。

在我的家乡,荠菜不叫荠菜,叫铲子。牧羊人的钱包看起来不像铲子,但人们这么叫它。学识渊博的人说不出个所以然。小时候,每到这个季节,我们总是叫朋友。拿着篮子,拿着铁匠做的小镰刀,在房子后面的麦田里挖这野菜。挖荠菜要挖刚刚在地上生活过的嫩菜。清明过后,荠菜会冒出一根硬梗,长满小白花。盛开的荠菜意味着衰老,衰老的荠菜味道也不会好。我们挑了新鲜的荠菜,在井台上洗了洗,拌了盐,酱油,香油。品尝自己劳动的果实,一瞬间,自己的心像春花一样盛开。几十年过去了,荠菜的清香味道似乎被复制到味蕾里,永远不会忘记。荠菜是初春的第一种新鲜野菜,不仅受到基层人民的喜爱,也受到古代文人的喜爱。他们不遗余力地写作,留下了许多著名的诗歌。

汪曾祺曾写过一篇《故乡的野菜》,里面有枸杞、藜蒿、马齿苋、荠菜等七八种野菜,但把荠菜放在了首位。他写道:“荠菜是野菜,但在我老家是可以上的。在我们那里,一般宴会开始时有八道凉菜,在客人入座前就已经摆好了。……荠菜已经过焯水、剁碎、拌干香丁、姜米、酱油醋、或者虾米,或者没有。这道菜经常被卷成宝塔形,向下推,搅拌均匀。永远欢迎混荠菜。吃新鲜的。”汪曾祺高邮人。可见他对荠菜情有独钟。可以看出,荠菜吃起来就像当年的国家粮票一样,在北方和南方也很流行。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暖花开西头。”辛弃疾的《折谷天》把城市里娇嫩的桃花梅花和田野小溪里的荠菜花相提并论,表达了贾选先生对田园生活的欣赏和对荠菜的大爱—/[/K8陆游也爱上了荠菜,每天唱着想着回到羊齿的诗“,忘了回到春天的甜蜜点”;清朝的郑板桥在他的画里不忘写一首赞美荠菜的诗:“三春荠菜好吃,九熟的樱桃最有名。”很多流行的关于水荠菜的诗词,为水荠菜的野生生长增添了不少诗画。

我的家乡每年都举行梨花节。梨花盛开的季节,正是挖荠菜的时候。这时,梨花下,沿着山脊,沿着林道,随处可见新鲜的荠菜,让人感叹其强大的生命力。其实赏花的人早就注意到了,弯腰在绿绒野菜中贪婪地寻找它的踪迹。知道或不知道的人在挖野菜的过程中遇到,话题自然就落在了如何吃荠菜上。有些人喜欢吃冷的,有些人喜欢吃饺子,有些人喜欢吃馄饨。虽然口味不同,但是对荠菜的赞却出奇的一致。“阳春三月三日,荠菜是法宝”。梨农不肯放弃这个赚钱的机会。他们天一亮就爬下床,提着篮子去他们的梨园,挑着最好的荠菜,在路两边摆摊。他们不失时机地向游客介绍吃荠菜的好处,然后以两元一袋的价格出售。大家都很开心。

3月3日新鲜荠菜。每年春天,我都记得小时候和朋友们挖荠菜的快乐时光,荠菜特有的香味打在我的舌头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