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季节 网络写手: 马德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十几年前,我带着刚出生的儿子去医院看病。

医生说,留下来交1000块押金。我摸了摸口袋,才三百多块。借,到处借,借够了。然而事件发生后,尴尬很快被淡忘。

很多年过去了,口袋还是瘪的,还是个穷光蛋,却缺少了青春的冷静和无畏。

当一个人懂得心慌终身的时候,一定是中年了。

那一天,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张“市级粮食调拨证”。我把它藏在一个账单夹的夹层里,用胶带粘牢,以防丢失。

这说明我是“非农业户口”。

几年前,当我还是高中生的时候,有一个人来到这个村子。据说在城市的钢厂工作是一个令人羡慕的“非农民”。记得那天他指着我们几个上学的孩子说,蹦跶久了也没用。当“不是农民”时,祖坟上有草。那时,我们的孩子无论在哪里都不敢离开大气层。

现在没人管非农业户口了,但我还是留着这张轻薄的纸。关于,所有被命运束缚的人的骨子里都有类似的证明。

这是每个与命运抗争过的人不屈不挠的证明。

当我在小学的时候,有一个老师叫李。如果他惩罚任何人,他会让任何人从教室外面的树上扯下一根树枝,打他的手掌。最后,我们没有恨他,而是开始恨树,恨世界上所有的树。

后来上了高中。有一次,他问我一道数学题,因为他想考师范学校。其实很简单,在公式里加个x,减个x就行了。但是,我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他夸了我很久。说孩子以后一定无限。

他教了我这么多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打我夸我,其他的都忘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记得不痛的事。

有一年夏天,我在大同工作。

去郊县砖厂拉砖。我和另一个苦力,一个在车上,一个在车下,想用最短的时间把一辆解放牌卡车的砖垛上的砖填满。

那一天,装完之后,累得三魂六魄散。坐在地上,不知道屁股在哪里,又渴又累。

不远处,几个烧砖的工人正在吃西瓜,红肉和饕餮的吃法。那一刻,我想要一块,甚至求一块。甚至,在幻觉中,抢一块。然而,当汽车的马达轰鸣声响起时,它不得不挣扎着爬进车里,一路尘土飞扬。

那天回到工地,我躺在水管前,不知道喝了多久的水。喝酒的时候,我泪流满面。

一位远房祖母,生于1912年,活了近百岁。

她经历过战争,饥荒,家庭的喜怒哀乐,世间的一切。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小脚老太太,每天梳着整齐的头发,扎着发髻,精力充沛地走在巷道里,彬彬有礼地和人打招呼。多大的事情,在她的脸上,都是平静的。

一个大村子的人都听老太太的话。村里有一个大活动,她通常去看她。老太太常说:“我经历的事情比你多。如果你要经历那么多事情,你就很容易什么都想通了。”。

只有真正从苦难中走出来的人,才能看淡生活,才能轻抬重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