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村落遐想 ;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春末,我和著名的省征文旅行团一起去了禹州,感觉进入了古镇古村落的“沃尔里”。我去过禹州很多次,但我只熟悉它作为杜军、杜尧和夏都的象征。“这里有很多古村落。”第一次听说。

车子从喧闹的禹州市区进入西部山区,我们参观了几个安静的古村落,比如张家庄、李金寨、田东村。静止是他们共同的状态;慢是他们共同的节奏。“老树高屋低,夕阳远近山”,诗与遐想在我心中悄然滋生。

张家庄村路边的一个石头建筑吸引了我。主楼和东、西厢房形成一个完整的庭院,用红石砌成,敦实规整,但房间里什么都没有。想到一个主意:我退休后在这里租房怎么样?你想在附近开一个菜园,养几只鸡吗?作为一个音乐发烧友,如果换成顶级音响系统,会兼容本地电压吗?还有,它的WIFI信号呢?

走在张家庄村,我们发现有很多空房。主人听说他出去闯天下了。在城市化进程中,有想法的中青年人要么沿着家乡的河流向东漂去,要么沿着连绵起伏的山路一路南下。古村落空巢越来越多,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成为普遍现象。有一些特色的古村落在这类人的侵蚀下逐渐衰落。

著名作家冯骥才曾经说过:“中国每天有近百个古村落在消失。”如果古村落基础设施好,赚钱方式方便,有独特的文化基因和工业基因,我想很多人是不愿意离开家乡的。那么人“怎么看山,看水,恋家”?

古村落的保护应该是重拾乡愁的有效载体。有学者感叹古村落保护比故宫保护难。因为古村落的保护不仅涉及到建筑、文化、观念等方面,还涉及到智力投入和资金支持,而且因为是“居住”保护,所以要让古景观与现代产业并存,民俗传承与时代精神产生共鸣,让新的发展不会割断老的根基。

张家庄村是重视古村落保护的典型。

张家庄村口的老槐树在这里诉说着古代。物产丰富,民风淳朴,风光旖旎如洪、白龙潭,但一度因交通拥堵成为贫困村。

近年来,张家庄村借助扶贫,依山吃山,采用“合作社+贫困户”的模式,发展核桃、中草药种植、牛、羊、蜂等特色养殖业。建白龙潭水库,打深井,建灌溉站,引水上山。水来了,灵气也来了。沥青路修好后,旅游业腾飞。新鲜的槐花和山泉被游客抢购一空。老房子等民间建筑,秋天的红叶等自然景观,让这个地方充满了游客。2018年,张家庄村入选河南省乡村旅游特色村。古村落的经济发展和根脉保护达到了微妙的平衡。

目前,一种搬迁模式也很流行。比如山西的一些老房子、古建筑被外商收购,精细拆迁,整个“搬迁”到外地甚至外省,照原样重建,重获生机。鄢陵县的华牧工业园区也有类似的老房子,已经成为旅游热点。

这种模式提供了一种思路:对于中西部地区的古村落来说,如果自然环境恶化,古村落失去了产业支撑和人气支撑,那么整体搬迁、精细搬迁、原址搬迁、原址重建,可以视为古村落“复兴”的有效模式。

禹州李金寨村是因煤矿塌陷而整体搬迁的村庄。“树被移死,人被移活”,李金斋很幸运的移动了。

搬迁后的李金寨新村由一排排别墅组成。供水、供电、街道绿化、污水处理、垃圾分类系统等。都达到了城市化的高度。

美中不足的是,原村“搬迁时并不复古”,现代化的味道很浓。原村的“森林像一条烟带,村外的水像一个环”。

大胆想象一下,在未来,如果对那些已经失去活力,不得不搬迁的古村落,采取精细拆迁,恢复原状的搬迁模式,古村落不会因为人气下降而衰落,而是会因为搬迁“复活”而重生。鸡鸣狗吠、青山绿水的乡愁,炊烟袅袅、白墙白瓦的古村落图景,必将在时代的发展中重新焕发光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