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玛回忆道 |笔者: 丽泽岚影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台湾省,黄麻是农村地区种植面积很广的经济作物,其盛况几乎与红薯、甘蔗和水稻相当。

黄麻俗称火麻仁、火麻仁,又细又细,皮绿色,可以用来做绳子。整个植物的高度可以达到三四米。它的果实小而圆,含种子,表面有放射状的沟纹,不可食用。但尾端的嫩叶可以和米饭一起煮,做成浓稠丝状的绿色黄麻粥。虽然微苦,但据说有冷却退火的效果,是夏季难得的美味。

黄麻是一种独立的植物,不同于其他从根部分裂生长的植物。另外,整个生长过程很少分枝,只有接近成熟期,才会在末端分枝,开始开花结果。所以纵观其整个成长过程,很明显是非常专注和冷漠的。这种成长的特点确实值得我们反思和研究。

小时候经常跟着家人。夏天凌晨四五点,我在黑暗中拿着镰刀贴近地面在田里一根根收割黄麻,以便天亮后剥黄麻皮。剥黄麻的工具最初是用木棍做成的,后来用相对省力的轴做成。方法是先折断尾巴,将整株植物靠在木棍或轮轴的左侧,用右手抓住尾巴表皮,然后用力向后拉,使表皮逐渐与茎分离。

黄麻的收割看似简单,但实际上是一项劳动密集型的工作,所以只要一天结束,除了手肘麻木和疲劳,双手就会被染成深褐色。有时候为了赶工作,会用牛车把地里的黄麻运回院子,再进行一次夜战。因为这项工作,往往持续一两周,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有很深的感触。

黄麻茎是收获黄麻皮后的副产品。先用黄麻将黄麻茎捆成束,然后立起三束,使其尾端相互靠近,形成三角形。然后,其他捆黄麻茎被列在周围,以干燥黄麻茎作为烹饪的柴火。因此,整个黄麻场点缀着白色的营地,呈现出另类的印第安野风。

黄麻皮有两种处理方法:日晒和浸丝。基本上,浸丝黄麻的利润高于裸露黄麻,但前者的时间和精力明显多于后者。不过要看当时的天气,场地,人力。所以在我童年的记忆中,这两种黄麻处理方法似乎没有固定的模式。

直接接触黄麻皮是最简单省时的方法。但明显受天气因素影响,尤其是夏季午后的雷暴。为了节省运输时间,暴露地点通常选择在新收获的黄麻田或邻近的草地,包括覆盖有绿草的田,如沟渠和堤坝、大镇斜坡、公路和铁路。因此,辛勤收割、艰难暴露的忙碌农事画面,往往在鲜活的黄麻田上,生动地依次展开。

这种对黄麻的接触表面上看似简单,但也需要一些技巧。先抓几张黄麻皮,然后用力向前抖。这个动作既要使黄麻皮均匀分开,不重叠,又要使其摊直,减少外露面积,从而增加黄麻的外露。所以,这个有技巧的任务很可能是成年人完成的;至于孩子,我只负责在恒定的来回之间拖拽和搬运黄麻皮。当然,在场上流汗,脚痛都不是问题。

黄麻浸丝比直接曝光复杂,也需要一些技巧。首先,十片以上的黄麻要对折,两三圈后要有一片黄麻穿过中心孔,留一段两英尺左右的黄麻备用。此外,由于大量黄麻皮不能立即收集,在整理过程中,为了避免阳光的直接照射,皮肤会干燥,影响浸泡在水中后的腐烂时间。因此,黄麻叶首先用作遮荫。

浸丝的方式是将十捆左右的黄麻捆在一起,整齐地放在田边的大排水沟或池塘里,用插在土里的短竹竿固定,防止漂走,特别是在有潮汐现象或雷雨来临时的大排水沟里。另外,必须在上面放置木材、砖块等重物,以免黄麻从水中出来,影响皮肤腐烂的速度。

黄麻用水浸泡后,必须定期翻面。一方面,目的是将整捆黄麻浸泡均匀,尤其是伤口部位;另一方面,黄麻腐烂的程度也可以作为后续处理时间的重要参考。一般来说,黄麻浸丝的时间在两周左右,也就是说黄麻纤维必须在皮完全腐烂后就地水洗。在清理黄麻的时候,我看到水池里的黑水溅起一串串浪花,一捆捆的白黄麻丝被陆续运到周围的草地上晾干。

在我的记忆中,每次黄麻浸在大排水沟两边的丝绸里,由于水质逐渐恶化,水中的氧气明显不足,水中的鱼如吴郭鱼就会被迫浮到水面呼吸空气。此时的另一项重要任务是用渔网捕捉这些可食用的吴郭鱼。因为如果不在初期进行处理,当水质逐渐变得浑浊发黑时,大量死鱼就会成为令人头痛的问题。

一次黄麻丝浸泡后,水中的鱼应该被杀死和伤害,但不可思议的场景总是在人类有限的思维范围内出人意料地出现。黄麻和白绢收割后,原本满是沟渠的黑水,随着日夜的潮水,逐渐沉淀,变得清澈。腐烂的物质丰富了沟渠中的生物,使灾后的水更加丰富多彩。人们不禁赞叹“人年年相似,鱼年年不同”!

当时由于没有进入工商业社会,农村人力紧缺,所以每到黄麻收获季节,总会有一个隆重的场合,几乎所有的邻居都出动了,整个园子都被砍剥了。一边用棍子和器械剥黄麻皮,大家一边互相说着闲话,而左边白色微黄的黄麻茎逐渐减少,在他们面前不断增加。这个勤劳的农村景象,至今记忆犹新,刻骨铭心。

只是随着工业化的进步,农村年轻劳动力的外流和平时蓬勃发展的黄麻种植慢慢变成了苦差事。由于收割时人力不足,播种机几乎每天都盼着“麻”。在过去的鼎盛时期,由于收获集中,产量大,浸丝成为重要的选择;现在每天只有少量收获,所以黄麻皮只能日晒处理。只是随着岁月的不断流转,种植面积越来越少。最后,随着尼龙绳的出现,黄麻在农村记忆中彻底消失了。

婷婷的黄麻铺绿了,露出一颗日出夜晚的平常心;泼洒污水,与丝绸搏斗,拯救杂草,展示美丽。扣除生活的起因,详述生活的场景,在这个夏天忙碌的农作地图里,只有真正度过了艰难岁月的人,才能充分领略到自己的味道。至于其他外人,他们顶多只是这个人类作品的欣赏者,内心感受其实相当有限。

回想起过去的田园风光,黄麻丝的沉浸真的让人感触良多─ ─在黑水不停翻滚的同时,白丝也在飞来飞去,眼花缭乱。毕竟英雄不怕出身低微,只怕我的心已经堕落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