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在的河流 ;文章作者: 冷凝

  • A+
所属分类:经典散文

引导阅读

绿色河流

河流穿过村庄

穿越干涸的生命之河

绿色河流

7月,我应朋友的邀请去了六合村。柳河村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我多年前在那里教过书。走进这个熟悉的村庄,绿树淡淡地穿过车窗,熟悉的面孔偶尔经过路边,让我觉得很亲切。到达刘烨村后,我抽空去了龙潭口,它位于刘烨河边。

龙潭嘴,一个小电站,位于柳河村柳河沿岸。在旱季,它抽水,灌溉柳河村的庄稼,一直流到柳河下游。六合学校就在龙潭口后面。龙潭嘴是我在六合学校教书的时候经常去的地方。有一棵巨大的柳树,已经在那里生长了很多年。没人知道。我经常坐在柳树下,每次都看着河。时隔多年,回到这里感觉好多。

独自坐在龙潭口,可以欣赏韩昌县的全景。一条狭窄的柳河把两个县隔开,使得两个县的边界截然不同。而且每一个都能听到两边鸡犬声,女人的笑声和骂声,农民的喊叫声,声音都是听得见的。美丽的柳河哺育着海峡两岸的人民。

这条河的发源地在苍山。河水一年四季都在流,在不涨潮的日子里,河水清澈明亮。河两岸的柳树轻轻拂过水面,浮叶随水飘散。河水是海峡两岸农田的主要灌溉水源。它就像一条哺育人的母亲河,带给人一切希望,承载着历史赋予它的使命。

海峡两岸的人只隔着一条河,生活习惯有很多相似之处。许多来自河对岸的孩子来到六合学校学习。十几年前,可惜河上没有桥,只有一条小船,是通往海峡两岸的唯一交通工具。

龙潭口住着一对老夫妻,大家都亲切地叫他们余婆和余伯。原来他们以捕鱼为生,后来回到柳河村老家,不再捕鱼。用原来的渔船开了一艘小渡船。收费很低。偶尔遇到穷人家,过河不收几毛钱,主要是为了方便两岸的人。

河对岸的许多孩子在六合学校学习。水浅的时候,你赤脚过河。涨水那天,于波和于波划着孩子过河,孩子下了船就兴高采烈地走进了学校。久而久之,小渡船方便了两岸人民,让孩子少走弯路

一年春天,河水泛滥,潮水向前涌去。但是孩子们急着去上学。渔夫划着船去接两个孩子,船就进了河里。小渡船被巨浪掀翻了。渔夫绝望地呼救。当渔夫听到呼救声时,他急忙跳入水中。他先救了两个孩子,然后去找渔夫。但是渔夫的妻子不见了。村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沿着河边搜索和呼叫。然而,渔夫一直没有找到。大家都知道渔夫一定是被洪水卷走了,生还的希望很渺茫。退潮后,所有人都在下游发现了渔夫妻子的遗骸。好人泪流满面。两个孩子的父母亲自来悼念这位老渔夫。

于波走后,于波继续划着船默默接送来来往往的人,但话不多,还带着点微笑。原来他在划船的时候哼着小曲,现在已经很难听到他那优雅的小曲了。

自从渔民被冲走后,海峡两岸的人经常谈论同一个话题,就是希望在河上建一座桥。但是当时农村很难,国家没有财政拨款,架桥真的很难。

终于有一天,据说一个外国的本地人赚了很多钱,打算投资修桥。两岸民众积极挑土路,基本完成了各自终点的引桥和引桥,只等大桥开工。但是后来听说那人破产了,不能再投资了,桥就搁置了。人们期待已久的大桥被搁置了,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完工的引桥。海峡两岸的引桥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连通?

河水退去,我偶尔会带孩子去沙滩上玩。河水冲走了过去的淤泥,清澈的河水能让人一眼看到嵌在河底的白色鹅卵石。河两岸的柳树轻轻拂过,水面覆盖着绿荫。阳光洒在水面上,河水闪闪发光。美丽的河流,它带给人们多少快乐和希望,也承载着痛苦。这条美丽的河流什么时候才不会留下遗憾?

两年后,我从这里转走,带着那份憧憬和遗憾离开了这里。今天再回到六合村,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走到玉波渡口。看到于波的船搁浅在那里,于波抽着老树叶,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面。在龙潭嘴不远的地方修建了一座水泥桥,名叫六合桥。这笔款项由韩昌县人民政府于2004年9月支付。

河水缓缓流过桥凳。桥上有来往的人,也有过往的汽车。

河流穿过村庄

很早以前就想给边山河写点东西,今天终于开始写了。

靠水生活是我们祖先的一条不成文的规则或习惯。边山村的祖先选择了边山河,村民们留在河边。早在20世纪40年代,这条河并没有贯穿整条线路,只是断断续续地向下延伸。河岸的某些部分被淤泥堵塞了。这条河是整个村子的生命河,水,水,农田灌溉都靠它。一座木桥将被建在河的对面,只有人能走,但汽车不能。村子里几乎没有桥可以通车。

水位上升时,河水溢出木桥,由于多次泛滥,桥面开始出现淡绿色的青苔。夏天收割水稻时,村民手里拿着大米走过桥,扁担嘎吱作响,木桥吱呀作响。杆子和桥就像在一起唱二重唱。村民们不得不小心脚下的苔藓。如果他们不小心,就会摔倒。

春天来了,雪、雨、人工水一起流入河中,河水泛滥,造成污水遍地。村民们挖沟排水,并将河水排入大河。河水穿过田野,漫过高低山脊,流进流出沟渠,然后流向大河。夜深人静的晚上,能清晰的听到缝隙流水的声音,真的很好听,感觉像是小瀑布在倾泻。水似乎带着许多无助跑了。

夏天需要灌溉的时候,水不多。农田不能及时灌溉,水稻产量严重减少,村民常年忙碌,衣食无忧。冬天河床开裂,人没有基本生活用水。女人即使在河里洗衣服,也要用手轻轻拉开绿草,在剩下的一点点水里洗衣服,把衣服稍微摊开,水就浑浊了。吃水比较远,要过一座山去山那边的王村提水。面对干涸的河床,面对这条生命之河,千年寒风吹拂着岸边的杂草,干草的沙沙声就像是村民们默默的啜泣。裂开的河床像是人们撕裂的心,冬天的萧条吞噬了人们对来年的希望。

20世纪60年代末,毛主席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对水利工程进行彻底检查。在老支书朱爸的带领下,边山人在边山河畔插上“农业大寨”红旗,日夜奋战四个月。他们在边山河上游修建了一个水库和一个大闸门。河的边缘贯穿了整条线,也把河流引向了更远的下游,使得下游的村庄受益匪浅。河道主干开通,山坡上几千亩农田春夏及时灌溉。这条河不再是河水上涨时污水泛滥,需要水时河床干涸的灾害性河流。不幸的是,它仍然是一座被水淹没的桥。

整条河都是开放的,上游有一个水库。想放水就放下,不想放水就关大门。农田得到及时灌溉,生活用水基本得到保障,村民的温饱得到解决,张骞的黄脸获得了一点生机。为了保证河堤不被水冲走,经与村支部委员协商,朱爸下令将河堤分群分户进行管理。家家户户管理一条河堤,允许在河堤上植树。种植的树木由他们自己管理和处理。村民听到这些,都是好事。种树不仅可以很好地保持河岸,还可以在树长大后卖钱。每个家庭都开始在河岸上种树,有的种冷杉,有的种樟树,有的种柳树。突然,河岸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树。不管什么树能保护河岸,村支部都不会管。

几年后,树苗长成参天大树,河堤两旁绿树成荫。村民们在很远的地方建了一个小洗衣房。女人三五成群去河边洗衣服,男人从地里回来在河里洗农具。夏天,男人甚至穿着内裤去河边洗澡,女人和男人用粗话调情,引起笑声。笑声激起了山那边人们的舒适和幸福。

边山河给人们带来了灌溉,带来了水稻的大丰收,带来了基本水源的保障。一条长长的河岸就像一条美丽的风景带,给人带来愉悦。人们住在河边,把所有的东西都带到河里。女人们经常用一个手持的洗衣桶,一个手持的马桶,或者一只手拿着一大堆菜篮和一个手持的马桶,把污水、死鸡、死猫等垃圾倒进河里,从上游到下游乱丢。污水自由流动,“肥沃”大堤两岸杂草疯长。村民们把甘蔗壳、棉壳和橘子皮倒进河里。这种现象太普遍了,没人能阻止。这条河污染严重。被污染的河水会默默的回报给人们。一种奇怪的疾病敲响了警钟。

来自边山河下游七组的王麻子得了一种怪病。他的肚子很大,腿肿得像木棍。他去医院检查,得了血吸虫病。怎么会有这样的病?这种病只在湖区存在,在山区几乎不存在。县血防站的医生来到边山村进行全面检查。查了河水,出问题了。河水中有血吸虫病。山那边的村民不信。这种奇怪的虫子怎么会在这里生活了几代却没听说过?血吸虫病防治站的医生检查了整条河,最后发现边山河没有原生血吸虫,上游也没有,只有下游有。人们从湖区买鱼。在河中刺鱼时,鱼的内脏被抛入河中,河水顺流而下,造成少量血吸虫。

王麻子的病发现的比较晚,确诊为血吸虫病的时候已经是绝症了。不久,王麻子就去世了。这件事发生后,朱爸爸亲自带领群众下到河边排污泥,进行修复。并强调:不允许任何人将鱼的内脏扔进河里,不准再乱丢动物尸体,并保证河水的清洁。朱爸爸身体不好。他意外感染了血吸虫病,病倒了。临走时,日本血吸虫还没有彻底清理干净,只好遗憾地把工作交给了乡党委副书记刘德金。刘德金长得很好看,村民们亲切地叫他刘戈。老支书朱父亲遗憾地离开了村民,继续领导群众抗击血吸虫病。并请血防站的医生往河里倒药杀虫。经过几个月的战斗,血吸虫病终于被消灭了。

因为王麻子的先例,朱爸爸的惨死,以及全村人的健康,村民们不再乱扔死动物,其他垃圾照常乱扔。有的还把孩子用过的纸尿裤扔到河里。有时候河水太小,冲不走,河水会从上游开始堵塞。下游的人没水抱怨。就这样,住在河边的村民,在山川边住了很多年。

2006年,中央政府发布命令:“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个命令下达的时候,全国都积极响应,边山村村支部也开始规划。怎样才能把边境村建设成社会主义新农村?人还是那些人,河还是那条河。乡镇领导还在看山河。

刘师兄带领村民从河道淤泥入手,清理淤泥,让河道更加清澈。会上,命令任何人都不要向河里倾倒任何垃圾。为了全村人民的健康,边山边河必须恢复成一条干净明亮的河流。随着河水降温,村民们开始关注河岸,河岸不仅是一条河岸,还是一条通往村庄的道路,全长4公里。原来的路只铺了碎石,坑坑洼洼,阳光明媚,尘土飞扬,阴雨连绵,泥泞不堪。不时有几个人推着过往的汽车。雨水多的时候,污水还在往河里流,清澈的边山河突然变成“小黄河”。为了改变山村的面貌,我们必须首先改变交通问题。墙上的标语写着:“想发财,路要先过。”如果道路不通,引进不了外资,村子就不能富裕。边山分局做了修建边山同村公路的报告。根据国家指标,只有边山村部的修缮费被批准了。边山村是一个长村,只修村部,也就是说边山河上游的道路没有钱修。村支部会想出一个点子,给在外打工或者从边山村出去的优秀孩子下命令。“有钱捐,有东西捐。”全村人齐心协力,经过一年的努力,终于把边山河的整个堤岸(也就是边山通村公路)都打通了。与此同时,它开始慢慢改变防洪桥。每个小组将建造一座水泥桥,可以通车。路开了,桥修了,外资慢慢引进,村里的人开始有点钱囊了。

河水清澈,河岸修成水泥路,沿河垃圾自然少很多。实际问题已经解决。镇领导也来看望了边村,表扬了边村支部在培养群众方面做的很好。但还是不够。刘戈是哑巴。他还做不了什么?市长说:“看看河边的几个村舍。有的是楼房,有的是破木屋。我们必须找到解决它们的方法。岸边也有很多树。山上种经济林,河岸种景观树。这些问题解决了,你这边村的新农村面貌就有点体面了。”当市长提醒我时,刘戈认为这是对的。原本他只想到了护堤和修路。修桥的时候没有想到什么新农村。这真的是一个新的想法。如果你想完全改变成新的样子,你需要从想法开始。“好的,市长,请给我三年时间解决你说的所有问题。”刘戈自信地对市长说。

边山村支部通过“危房改造”国家政策申请危房改造,带领村民自筹资金,对沿河两岸的危房、民房进行综合改造,并在远离河岸的地方修建垃圾池。还号召村民在山上种经济林,砍掉原来河岸上的杂树,一直种景观树,学习什么山茶花、月季花、兰花等。被种在城市里许多桥梁两旁的大花盆里。夏天,河岸上的花盛开了。这时候就有了“美丽乡村”的味道。

边山河,山边人民的生活河,此时它不仅承载着灌溉功能,也给全村人民带来了不一样的风景和快乐。河岸上有美丽的景观树,岸边有小建筑。黄昏时,建筑物发出五颜六色的光,反射在河水里,河水变得五颜六色。我们不时会看到汽车从远处驶来,然后开车过桥,进入村庄。时不时会看到边山村的人三五成群的走在河堤上,或者带着孩子玩耍。可惜朱爸爸没有等到这么开心的时候!

边山河,一条见证了历史的河流。见证了从痛苦到幸福,从只解温暖到如何更好的生活的过程。清澈的河水缓缓流向远方……

穿越干涸的生命之河

随着冬天的到来,春水暴涨的河水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喧嚣,像一条不流血的矿脉静静地蜿蜒在大地上,河床开始开裂,两岸的枯草在千年的寒风中摇曳,枯黄的生命似乎在暗示着人们曾经的辉煌。沙滩上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明显让人感受到了过去的辉煌。

我迎着寒风来到这个被遗忘的角落,是想从静谧的清晨中寻找一点失落,还是去追寻它曾经的辉煌,去感受它的存在。风把我的白围巾吐了,干草在北风中公然吹口哨,老乌鸦在头顶啁啾。想起了那句“小桥,流水,他人,天涯何处无芳草”。这时候,似乎比言语更凄凉。应该是“小桥,枯河,啼,天涯断肠”。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走到一小堆白沙前,那里激情的水已经过去了,只剩下几颗落寞的鹅卵石,白就是白,有什么用?看不到任何运动的弧线,水无情,沙蛋有心。

我弯腰捡起一块沙石,想尽办法把白色的沙砾扔过干涸的河床,可是力气太小了,沙石还是落在了河床中央,泥巴溅了一个我心如刀绞的小洞。

一个摄影师走了过来。他想选择一个好主意,冬天拍一张河床的照片,四处走动,四处看看,但他总是不开心。最后他说,你好,我能给你照张相吗?你是今年冬天河床上最后一道风景。我见他如此虔诚,就放下了清高的矫饰。“拍照。也许你是对的。我是这里最后的风景。也许有一天我会涉过这条干涸的河流,寻找属于自己的激情之河。我不一定要做这条河的守望者,把我的生命永远贴在河边,跃过山河,跃过时空,找到自己的天堂。和很多人一样,我的生活很生动。等待和渴望同等重要。关键是看有没有真正的意义和价值。”

摄影师微笑:“把你最美的笑容指向我的相机。”我浅浅一笑。“你勉强笑笑。面对自然,我们应该平静地微笑。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对谁错。水走了。没错。它不能把自己的生命血液浸在沙子里。卵石不愿意去。也是对的。它在静静地守护着。我希望有一天水会再来。你能趟过这条干涸的河流吗?你想参与吗?需要多大的勇气?或者说在寒冷的冬风中能呆多久?难道不怕寒风会让你心寒,寒冷会凝聚你的灵魂吗?”摄影师留下他的哲理话语,背着相机向我招手,消失在茫茫荒野中,留下我一个人在整个河滩上。

我看到摄影师慢慢从我的视野中消失,在模糊的视线中,那个从过去飘走的身影在微微蠕动。一滴冰冷的眼泪滴落在我的手背上。我是什么时候不小心流下眼泪的?我为什么要流泪?很多时候,我都不哭了。我曾经对自己说:流泪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我不会流泪!但还是流了,所以还是流了泪。!

因为河床的开裂声也撕裂了他的心?因为风中摇曳的小草也听到了自己在夜里无声的呜叫和窒息?是因为风吹裂了嘴唇,渗出的血难以下咽吗?你自己的生活也像这河床一样激情澎湃吗?那股洪流真的一去不复返了吗?!

生命只属于人类一次,就像这条河,春天永远涨潮,冬天处处萧条。善待生活,珍惜自己。一个连自己都不爱自己的人会得到大自然的宠爱吗?其实人生最大的乐趣是感受到快乐而不是痛苦。有爱,有恨,有笑,有泪,有追求,有梦想,有发展,有创新,这叫生活!生活是我们拥有一切的前提。失去它就意味着失去一切。没有爱,没有恨,没有歌声,没有眼泪的生活,就像这条干涸的河流,没有生命。

生活是如此的寂静,在寂静的岁月里,在我们自己匆匆忙忙的身影里,我们一点一点的消逝,就像这条河,有水的时候总是日夜流淌,直到最后一滴水被排干。生命消逝的时候我们并不觉得自己重要,直到血液即将干涸,我们才恍然大悟:我还活着吗?我过得好吗?去体会那种生活对我们每个人的真正意义。我才知道,那些有爱有恨有泪的日子,才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一次生命,没有理由不去引导它,丰富它,让它活得精彩。

枯竭不可怕,放弃才可怕。当我们每个人的血液每天都在世界上奔流和生活时,生活就像一条静静流淌的春江,一点一点地消失。我们感觉不到它存在的重大意义。直到有一天,生命开始像冬天的河床一样裂开,我们才突然意识到生命对我们每个人的意义。精神的死亡和身体的丧失一样重要。生活是精神和身体的完美结合。没有任何力量能把它分开。不允许任何一方干涸消亡,太可怕了。

但是人没有河床的坚持。河床还在刺骨的寒风中等待着春天的到来,在杂草的嚎叫和狂吹下,等待着泉水滋润着毫无生机的河床。就像一个忠实的爱人,等待逝去亲人的到来。

还有人是怎么对待生活的?生活怕单调,怕孤独,怕干燥,怕放弃。父母给我们血肉,让我们珍惜它,发挥它的聪明才智,完善它,丰富它,让它快乐地生活。而不是让它默默死去,毫无意义。

也许我们会气馁,但也会难过痛苦。更有可能的是,我们的激情会在某个时刻消退,血液会冷却下来。就像这条河一样,它将毫无生气地躺在地球上。这些都不可怕。这条河很干,有时会涨潮。当冰雪融化,溪水潺潺,一条生机勃勃的河流重新出现在我们眼前。可怕的是放弃!在平淡痛苦的日子里,不要放弃,让自己去痛苦,哭,哭,去战斗,勇敢面对!不要麻木,不要流泪!眼泪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连眼泪都没有,内心安静,生活真的很干燥!孤独、痛苦、失败的日子,一定要鼓励自己勇敢面对人生干涸的河流,等待春天的到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