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文章 |

  • A+
所属分类:经典散文

玉溪湖

小水滴的文字/前世

下了一整夜的雨,气温急剧下降。盛夏如此凉爽,在以火炉闻名的杭州是罕见的。

天还在下雨,推着窗户往外看,场景像秋天。

都说晴西湖不如雨西湖,雨西湖不如夜西湖。其实我觉得各有特点,很难区分。只是夜晚的西湖需要灯光或者郎悦的帮助,否则在幽墨中会漆黑一片,美景也会黯然失色。

当然现在不一样了。五颜六色的灯光使西湖的夜空闪闪发光。水帘、音乐喷泉、夜晚的西湖都被渲染得绚丽迷人。

然而繁荣的背后总有一种失落感。因为这个夜色已经不是西湖的本色了。任何一个装修过的景点都会有类似的场景。万一人失去了个性,就失去了真正的美。

西湖的美应该是温暖、宁静、优雅、安详。她的美细腻而不张扬,细腻而不做作,淡定而不浮华。烟雨画桥里,春波荡漾,鹦哥青蛙的歌声,像一个温柔微笑的女人,她慢慢走来……

是那种白居易的:“江南忆,最让人难忘的是杭州;山寺月中找月桂树,县亭枕上观潮。”有一幅悠闲宁静的江南画卷。

雨西湖美,远处有山有云;附近雀飞低,新绿滴绿;湖上泛舟,游泳,集鱼;岸上风助柳,雨洗花……

这时,撑着伞走在湖雨里,在游客很少的雾里慢慢走,听着细雨落在芭蕉叶上发出的清脆声音,看着雨水落入湖中产生的涟漪,闻着湖水清新的气息。这次不仅是刷新……

虽然今天雨下得很大,但我还是撑着伞,像是要去早一点的约会,如期而至。探索雨西湖飘忽不定的神秘,品味雨西湖的静谧魅力。

我觉得玉溪湖应该是最美的。

那些年我去了西湖

正文/春天在黎明

我去过西湖很多次。第一次去的感觉和最后一次去的感觉不一样。

第一次去,1987年冬天,西湖很简单,人也不多。花园里只有几家商店。我进去转身买了一条玉项链,当时卖68元。感觉这个东西以后会升值,而且经常参加演出,所以经过反复挑选比较,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祖母绿晶莹圆润,里面的云朵如海草;像一条蜿蜒的山路;像雪花一样,无论怎么看,翡翠都像故事一样联系在一起。

出了古董店,环顾四周,俯瞰,湖心有一片地,来往的人不多。莲花已经败了,我听不到嘻嘻的声音穿过湖面的涟漪。原来冬天到处都一样。

我静静地靠在湖边的一座假山上,心在澎湃。我记得关于西湖的歌,在唱片上听过。民谣味,没有舞台后面的背景,没有前台乐器的伴奏,一个人的声音是多么单调。如果配二胡,可以说声音有多悲伤。它可以是快乐的。你可以像冬天的萧瑟一样歌唱。

太阳出来了,但是很懒,心里有歌有笑,表情上没有绽放。

当我和朋友走出西湖,经过大哥的一片森林时,发现杭州还有这样的古林,在你不断前行的时候,一簇簇洋溢着古色的樟树突然映入眼帘。突然有一种强烈的穿越感,想知道以前是不是有人住在树下,为什么搬走了。然而,当我们去五云山时,杭州最古老的银杏树出现在我们面前,但不幸的是,金叶已经枯萎了。

90年代多次去杭州,总去西湖游玩。

一次是1994年工会组织的游学,去了西湖。那年夏天,天气好热,太阳总是照在我们脸上,我们用毛巾和折扇把他们遮起来,更别说汗津津地抓着我的背了。因为强大的购物力量,一群女人的旅行总是由团队领导。“快点”“还有一个人。”然而,在回来的路上,每个人似乎都是一个不同的人,有一种胜利的感觉,一张放松的脸。

西湖的夏天,人流络绎不绝,全国各地的团队游如火如荼。西湖的名气使得杭州旅行社的GDP也蓬勃发展。记得我们走进西湖中央的亭子,坐船,水面清澈,水质透明。原来夏天的湖水清澈见底。我不记得去湖边旅行要花多少钱,大约十美元,我自己支付。

然后我在西湖北缘的包书铁塔前拍了一张照片。据导游介绍,包书铁塔是吴越王刘谦建造的。吴越国国王被北宋皇帝俘虏。北宋皇帝担心钱洪书会起来造反,就把他软禁起来。钱洪书的家人在那里建了一座塔,名叫包书塔,以祝福他平安归来。我觉得这大概是个传说吧。包书铁塔是由富人建造的,它被用来祈祷、祝福和眺望。

有好几次,比如1990年和1991年,和几个朋友玩了五个小时,在杭州下了车,逛了逛市区,吃了特色菜,在五林门附近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买了一些便宜的时令服装,然后直奔西湖,大致领略了苏堤长堤的卧波和原始的雷峰塔。幸运的是,我们年轻,脚步轻盈,浏览了旅行前的安排,然后又回头。

1998年,我和我的五个表兄弟,大Y侄子和小J妹妹租了一辆车,直奔陶丘路。然后去了另一条路,被认为是杭州最大的音响批发市场。每家商店虽然小,但像一个小车间,但各种舞厅音响设备齐全。便宜又实用。比如不同品牌的大功率音箱不比先锋差,每对才800元。小音箱几十块钱,三四百元不等,DVD机五六百或者七八百。仅仅过了四五年,影碟机的一般价格就从两千到一千元直线上升到几百元,功放也是几百元,麦克风十几块五十块,k歌OKVCD都是老板送的。购买的设备全部装上车后,付款一次性付清。然后我们直接去了西湖,不过只停了一会儿,休息了一下,看了看四周,找了个当地小吃,然后吹了风就回家了。

我最后一次参观西湖是在2002年。同事Z想去杭州,问我去不去。我说买不买。她说去看衣服,顺便看看西湖。可见杭州给人的印象是西湖。我说过很多次了,西湖的各个角落基本都是。她说她想去五林门看看,那里有一个小商品批发市场,很多小贩在那里买东西,一定很便宜。她接着说,我主要想看真丝面料。旁边的同事x说,他已经搬到新武林门了。不管是新武林门还是武林门,下车就知道了。

结果我真的同意了。还约了一个同事,三个人坐车去了杭州。我知道在武林门下车的时候,感觉那一年的商业氛围已经不浓了。很多年前,小商品市场的热闹场面,现在更是雪上加霜。大宗商品价格不像20世纪90年代那样便宜。说到批发,量大的话会有更优惠的价格。我突然对同事说,如果当年我们和他们做生意,早就发大财了,主要是我们太保守了,走不出这一步。

这次旅行,我们只买了一些小玩意,比如小吊坠、彩色耳环、发夹、丝巾,然后打车去了西湖,当晚就住在西湖附近最普通的酒店,类似准二星级酒店。三个人挤在一个标间,两张床在一起,三个人睡。

我记得我们的脚很累,但我们没有乘船在湖上看月亮的美丽。

那是一个五一节,月亮正穿过云层。感觉西湖晚上挺热闹的,不过是一个酒店,一个餐厅,一个小吃摊。

就我记忆所及,杭州只感觉到馄饨的味道,汤的韵味不够。

在我的记忆中,西湖的荷花并没有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反而西湖的水和对面山上的云就像图画一样,让我无限思考,久久凝视,想知道湖的对岸是不是有天堂……

忆西湖

文字/郑国民

有一天,妈妈喃喃自语:“你要去杭州开会。年轻的时候去过一次杭州。好像去了某个动物园,没去西湖。真可惜!

从那天起,我许了一个愿,我要带着妈妈绕着西湖走走,看个够。

其实我一直梦想着西湖。从学校时代的教材来看,西湖就像一场梦,把我引诱到了前方。既然是梦,自然停留在思考的层面。当时我连西湖的面积、来历、风景、古迹都不知道。看了一本课外书,看了“印月三潭印月的来历”才知道西湖好像和黑鱼精、观音菩萨有关。具体故事已经模糊了。

所以,一直模糊不清,直到师范学校。

上师范的时候突然发现,学习相关的东西很多,美术鉴赏是最重要的一个。于是,在一个细雨霏霏的秋日,我的另一个同学大胆地踏上了火车,生平第一次,在没有熟人的引导下,去寻找早些时候已经到了杭城的老师和同学,去寻找西湖边的艺术氛围。刚来杭州的时候,我在车站的长椅上发呆,迎接黎明的曙光。当我们找到同伴时,我们为自己的伟大欢呼。这时,我们周围宁静的西湖水,像一场梦,吸收了我们的喜悦。脚印,第一次走在湖边,很湿,走路小心。因为旅途匆忙,没想到仔细体会,就跟着小团队一路走,逛书店,看纪念馆,看展览。西湖,一个广阔而美丽的湖,偶尔停下来,只看一眼。好像人还在做梦。

几年后,当我安静地住在西湖边时,我拾起了我忙碌的心。在一个鸟鸣清脆的清晨,我骑着自行车,稳扎稳打,缓步前行,沿着南山路、苏堤、白堤,海峡两岸的景点渐渐与书上的文字相对应,眼睛不禁湿润了。那一天,春风,带着一丝凉意,唤醒了梦,却又一次把我带进了梦里,我忍不住心甘情愿。回来后心情转了一下,写了一篇小短文《骑车游湖》,就是为了这样保持心中的美好。

还是一个初春,我开车去杭州,车上有个妈妈。这次旅行,两个愿望。首先,请专家给母亲诊病,稳定情绪。第二,带妈妈去欣赏西湖。第二天,我们如约去了苏堤,新生的柳树让湖岸看起来格外的优雅和诗意。尽管寒冷,我从母亲的脸上看到了满足和快乐,当我看着她的眼睛时,我的眼睛湿润了。拍张照,难得来这里。我妈很配合。那一次,我从母亲疲惫的脸上看到了久违的放松和幸福。后来安排品尝味觉上的零食。回到家,我妈一直夸那里的小吃。我笑了,但我显然心情很好。有一颗善良的心,一切都会好的。我默默送上我的祝福。

渐渐地,我来杭城参加更多的会议,所以我想坐下来喝杯茶,聊聊天。于是,我被同学邀请,坐在“青藤茶馆”。华灯初上,雨雾笼罩,湖边点缀着一点点昏黄的灯光。从楼上看,它看起来像一个守夜的警卫。剩下的,我看不见了。然后,小声说话。茶馆里气氛优雅,悠扬的古筝突然来了。学生说,娱乐的是大学里的音乐生。我故意走近去听,但我不想听,但听还是好得多。当时觉得这样的茶馆,这样的商业模式,和西湖是美的呼应,这种模式肯定会流传。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当地类似的茶馆纷纷开张。

西湖冬雨也是一段难忘的回忆。那天,会后,在一个寒冷的雨夜,我沿着湖边漫步。我在微博上写道,行者稀疏,风潇潇,灯昏物稀,西湖上没有熙熙攘攘拥挤的湖泊,也没有萧瑟的诗趣。如果博雪有一把伞,静静入湖就更有意思了。突然,我看到喷泉回应和移动,伴随着间接时蓬勃发展的旋律,水射流摇摆和跳舞,如果有灵性。真是冬夜西湖奇观。”其实就在那一刻,张岱的话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了,比如萧瑟中的悠远感,寒冷中的寻友兴趣,没有特殊的环境怎么能自然流露出来。张岱知道西湖,她知道的不是美丽的西湖,而是宁静的西湖和她的孤独。

出于某种原因,很多学者喜欢这个标题“西湖梦”。后来有人推测西湖风光旖旎,就像天堂一样,这个天堂是一代又一代学者用梦的力量创造的梦。

他们想告诉你,还有另外一种生活方式:放慢脚步,回到自己的内心,让眼睛与自然交融,在做着、享受着的同时,获得一种悠闲优雅的生活品质。

是的,看西湖需要一辈子。一两天,看不够。

妈妈,下次,我们再去!

刘芸西湖

正文/一帆

一场冬雪刚过,西湖冒着严寒,柳枝在寒风中摇摆。虽然不是春天,但冬天并没有改变你多少,你依然以优雅的憔悴等待着我。

我喜欢你的坚持和认真。性格柔和,体态瘦削。

我用我的时间提问,奔回家的脚印在回忆我约好的老地方。是不是我从南到北都看不懂时令?有一天我来的时候,寒风吹拂着我零碎的思绪,奢华的春梦在你的绿枝上瞬间醒来。

我知道现在对我来说不是时候。黄叶遍地,雾霾满城,风霜把红花瓣像刀割一样枯萎。而你还是像初秋的场景,以纤细的灵活度支撑着这个惊艳的局面。

冬天的风有多厉害,我毅然地把窗前梧桐茂密的枝叶变薄,让落寞的落叶飘落,掏空了三月春日的忧伤,让我的感情黯淡苍白。

如果风真的很大,怎么剪一根细长的柳枝?我来过多少次,踩在西湖岸边求救?只见你在水边,如丝缠绵,衣袂飘散,不辜负当年。一点点春光荡漾在心湖上。今年冬天的美丽容颜很热,但是你还能有谁呢?

苏堤拂晓青杨树荫下,桃枝瑶盛开,执念似狂澜。很快,在凋零的花季里,那些桃花依旧嘲笑春风的诗句再也读不出来了。冬天来了,风霜夹杂雨雪。你的颜色慢慢变淡。月华如洗,更显精致温柔。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在春天来过这里。我总是趁着冬天温暖的阳光,走进这漫长时光的柳荫里。

三岛二堤空,十景点通曲径。有了你的身影,湖光山色如画,一幕幕拉开。你用身体的美言炫耀西湖,甚至在萧瑟的寒风中展示你的春色。仔细看,可以看到湖水清澈,可以看到银色。毕竟岁月不饶人,还有很多悲哀。

现在,我用纪实的笔法写下一堆相思和我在你生命中的告别。

当我从一个快速移动的城市回到一个流浪的城市时,世俗的尘埃模糊了城市的特征。我踩着你小小的婆娑的影子,在文泽,晨风中不老的感觉和柳树岸边残月的感觉很冷。

冬天的西湖,雾蒙蒙的,就像一方的心在呢喃。浅浅的阳光映照在湖面上,残存的荷花形成了一座冰雕,固定了一朵花最后的衰老。而你,依然柔枝轻蔓悠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