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爱情 ;本文作者: 张丙辰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初一到现在五天了,我已经关门了。我拿着厚厚的国学讲义,在书房里自由浏览。为什么脑子里有半个字?满满一书架的书曾经不止一次给了我坐在书店里的乐趣。今天,在我奋力战胜困难,抗击瘟疫的时候,我只能一个人坐在书房里,看起来就像是楚国的犯人,我做不到最好。作为学者真的“没用”。

带着对感兴趣的人的不屑离开书房,我戴上面具,走出小区,沿着人行道向东郊的翁建河走去。人行道两旁的女贞树上布满了黑色的颗粒,饱满而圆润,像一串黑色的玉珠。

我几天没出去了,但是事情好像变了。街上行人稀少,机动车稀少。政府的一再要求往往在关键时刻发挥重要作用。喜欢凑在一起互相调侃的山城人把自己孤立在家里:大家都知道这种来自江城的大病不是小事,我也不敢当儿戏。

翁建河不远,步行十分钟即可到达。这是一条经过改造的城市景观河。2019年春天,我曾经写过一篇充满喜悦的随笔,欣赏着第三个春天鸟语花香的美景。今天是正月初五。现在百花齐放还为时过早,海峡两岸的景色依然黯淡。

水汩汩作响,我熟悉的三个渔民坐在水边的平台上,每个人都平静地盯着自己的浮子。和平时不一样,大家都戴着口罩。我是钓鱼的外行,不理解他们的敬业精神。这条河看起来不像有鱼。就算有鱼,也没必要专心。费这么大力气去钓鱼不划算。但他们告诉我,真正的快乐不在于鱼本身,而在于对专注的期待和鱼咬钩的狂喜。当你举起手臂,把鱼吊出水面时,你会体验到一种真正的生活乐趣。

我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然后没兴趣地离开了。渔民在看客的目光下长期一无所获,是很尴尬的。更有甚者,他们无意在非常时期与外行人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我开始诅咒这种残酷的新病毒,它大大缩小了人们的生存空间,即使是偶然相遇,也要小心翼翼地保持心理和生理上的距离。

翁建河毗邻文慧大道,路的东面是一片沙滩牧场,几十只羊在那里悠闲地吃着干草。突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群羊跑了。牧羊人厉声喊道,手里拿着鞭子举着一朵S形的花在空中,随着一声“ pa ”的炸响,又是一声大叫,羊群乖乖地聚集在一起。

翁建河上,人依旧逍遥自在,岁月静静。时间像水一样,轻松,保持着平静的节奏。

羊的鞭笞把我带回了以前的老家,那是黄河北岸的一个普通村庄。冬天和春天是漫长的淡季。在黄色的堤坡和粗糙的壕沟里,成群的羊经常在混乱中钻来钻去,而牧羊人则抱着鞭子。旧棉袄披上,他们就躺在麦秸垛边上,对着太阳做梦,让他们的羊爬上爬下,形成了一种非常迷人而慵懒的田园风光。

农村司机和牧羊人都有甩鞭子的绝活,清脆的鞭子往往来自荒野。其实牧羊人刚刚缠绕的S型鞭花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是初期的一个练习。它最大的缺点是很容易把鞭尖切掉。牛鞭很讲究,一般有筷子那么粗,一尺左右长,尖端较细。最老练的鞭笞是直接扔在地上,一个接一个,而不是在空中绕曲线,声音像洪流一样爆发。

我家附近有个姓杨的老头,全村公认的鞭笞高手,水平比青松岭的李仁堂强多了。他的羊鞭是自己精心加工的,鞭尖是专门用狗皮做的。柔软耐用,还能辟邪。晚上有人看见他在往村子里放羊,狗的鞭子在噼里啪啦地抽,还能从地上擦出火花。有人找他求证,他神神秘秘的说只要打中怪物就能迸出火花,有时候鞭子上还能看到血。

肆虐的病毒就像一片阴霾,多么需要上帝的鞭子来清除恶魔的气息!

刚才鞭子的声音让我想起了我的童年,我的家乡,我的母亲。今年春节本来是要带我妈来市里过年的,但是农村冬天太冷了,尤其是春节期间,显然让一个80岁的老人无法应对。所以这几年妈妈们都是在城里过年。但是今年因为工作原因,迟到了半拍。当我忙于工作,准备去老家接妈妈的时候,防疫之风已经很紧了,各种封路堵村封城的措施已经到处流行。

村里派人到村口值班,严禁外人和外来车辆进入;市内居民区的条幅高高挂起,全部用红灯为外人点亮。这种氛围无疑增加了带我妈进来的难度,但也恰逢我妈不愿意来市里。老人反过来安慰我不要再打扰了。煤气也是供应农村的,家里装了壁挂炉,暖暖的,一点也不冷。县里有兄弟,随叫随到,不用来回。待在家里,不去探望,不去亲吻,自己不生病,给大众省事。

但是没那么轻!毕竟是前所未见的传染病!

海峡两岸的竹林冬天依旧绿意盎然,竹林间一条红色的走道蜿蜒向远方,像春天里飞舞的五线谱。

当我在九曲桥停下来的时候,水面上两只红嘴黑水鸡突然不玩了。虽然我离他们还有很远的距离,离威胁还很远,但他们还是惊恐地冲过水面,拖起两个小涟漪,逃进芦苇丛中。我失望了很久,我很怀疑我的心情一定要凝结成可怕的面部表情,才能让这对美丽的水鸟逃脱。

我从东海岸绕回西海岸,坐在如意轩的长椅上。在天空中旅行一千多米从来不用脚说话,但是今天感觉有点累。抑郁症不仅使精神恶化,还消耗体力。打开手机,微信收到官方通知,某县新增确诊患者。是和我老家相邻的一个县,但是直线上离我们村更近。我的心又一次被吸引住了,以为一个被寨子包围的小村庄有四个入口,东、西、北、南。现在村子已经封了,是为了防死吗?

我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看到不远处的田野里有一个女人。她坐在一辆马扎上——马扎是一种简单的款式,可以折叠,方便携带。身体随着她的动作微微起伏,非常专注地挖着什么。——这是去年秋天的一片向日葵田,太阳底下开着一万朵金花,我在这里拍了很多照片。向日葵收获后,留茬地,保持土壤肥力,等待春季播种。

“你在挖什么?”我来到路边,和她保持着两三米的安全距离。

“荠菜。”她说话的时候抬起头,戴着一个浅蓝色的医用口罩,右手拿着两个锯齿状的大叶草。因为戴了口罩,声音有扬声器的共鸣效果。

“我遇见了我的家乡!”我又惊又喜。家乡话有自己的特点,在豫西北方方言中很容易辨认。

“对,我也能听到!”她站了起来,显然和我一样激动。新郑五日下午,在一个远离故土的城市里,一个孤独抑郁的旅行者突然听到了久违的地方口音,心中充满阴霾的我突然感觉到一缕亮色在闪耀。

马扎旁边有一个打开的纸袋,是超市里常见的金典牛奶包装袋,里面有很多收获。

“今天是新年的第五天。你挖这个干什么?”我有点不解。即使是勤劳的农村人,此时也很少下地干活。

“做饺子馅,是好事。”看来这是个开朗健谈的家伙。即使戴着面具,她也能看出自己很开心。她从纸袋中挑出两棵树作为样本,开始谈论她的荠菜。

春天的第一个月是挖掘的最佳时间,长辈们会晚一点来。洗净去蒂,用开水煮一下,做成饺子包子,真的很好吃。那是在农村时运不济的救命菜。目前在农村还不算贵,但在城市里的人极其少见。刚进入每年的第一个月,城里吃腻了大鱼大肉的人就喜欢开车去乡下的沙滩坡上挖。但是他们认不出来,分不清,挖了半天,都是不能吃的丁钢苗,推葱,失败。所以我就从农民那里买了。回家换换口味。

在一个不同的地方遇见一个老朋友,让我孤独的心不再沮丧。她不想再挖了,就坐在路边,把日常的作息拉了上来。我和她在焦作30年了,退休前在一个区工作。她指着远处隐约可见的两栋高楼,告诉我她家的大致位置。因为南水北调拆迁,她的旧居被拆了,她搬到了体育中心附近的一个小区。

“过年怎么吃这种食物?”我指着她纸袋里的宝宝。荠菜再好,也不该在春节食谱里!

她笑着说是提前给老婆儿子准备的。我老婆在江城负责一个项目。她本来说要回家过年的。因为有紧急任务,当地政府不得不加快建设疾病检测中心。她几年前打过电话,说她不能回来了。儿子在郑州某医院呼吸科工作。他30号放假刚回家,板凳还没热。他突然接到紧急通知,连夜返回郑州在医院值班。现在他们家有三个人在三个地方过年,焦作家里就她一个人。平时联系不多,元旦早上打电话汇报平安。他们说他们想吃饺子,这是她春节期间最常做的一种荠菜,但现在他们不能照顾美味的食物。等他们回来,一定要把年夜饭补上。

我告诉她,我的小区离她家不远,就在一条对角线上。被困在家里太无聊了。来翁建河玩玩。

她明明听到了我的担心和担忧,话题也严肃起来。

“你还记得17年前的‘ SARS ’吗?好恐怖!你没来这里吗?”当时她和两个环卫部门的同事穿上防疫服,全副武装,背着喷雾器,守着一个村口,这是通往垃圾处理站的重要通道。所有过往车辆和行人均应进行登记、喷洒和消毒。

“一个市政当局领导的车试图从这里突破,所以我们在前面,永远不会通融。按规定对车前车后、车内车外进行喷雾消毒后放行。面对灾难,措施一定要严格执行,一点都不能含糊。”她回首当年的成就,依然沉浸在兴奋之中。

她跟我说,中国人虽然平时都有自己的事业,但是到了关键的时候,可以了解大局,照顾大局,听问候。多年来,中国人经历了许多重大事件和困难。今年的新型冠状病毒不算什么。只要大家听从上级命令,按专家意见办事,大家自己管理,还是会度过难关的。

“关键的时候,人是不能垮的!”她似乎在提醒我,也在强化自己。

在一个第一次见面的老乡面前,我开始感到羞愧,尤其是一个同龄的女人。感觉自己的负面情绪既没有必要,也没有道理。她老公还在江城工地加班,江城是灾区的核心区域!她儿子还在省城医院值班,这是成群结队的病人最容易受伤害的高危岗位!她一个人呆在山城里,静静的准备着特别的美食,自信的欢迎自己爱的人凯旋。多么自信的生活精神力量啊!

黄昏时分,她收拾好行李准备回家。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塑料袋,坚持要给我半个荠菜包。我无法拒绝,只好接受,一遍又一遍的感谢你。她向我挥手告别。然后沿着蜿蜒的竹径,款款向桥走去。

我看着手里的荠菜,第一次想到和春天有关。辛弃疾的话,“西头荠菜花里的春天”应该是这个意思。但是因为内心脆弱,经常对春训视而不见,忽略了岭楼的生命力。

几个完成工作的渔民经过,他们指着远处的人影问我:

“你认识我们的区长吗?”

“区长?”我摇摇头。

“就是她!和你说话的那个。”他们告诉我,区长半年前刚刚退休。

我不知所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