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散文 :北野望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回家的路

文/本本德食堂

周末,我妈说:回老家吧。从发动汽车到到达王村门口,看看时间。全程只有一个小时。

有一次,花了半天才回家。

小时候坐公交车的记忆是路很长很颠簸,黄沙在飞。早期从王村口到县城只有一趟车,往安口方向走,一天一趟,凌晨五六点黎明前出发。你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万一汽车坏了,你可能要在路上花一天时间,所以你必须早起出门。我一直认为早起是一种危险的方式,更不用说坐公交车早起了。所以小时候出门的感觉真的不好。

第一次去县城的时候才四五岁,但是记忆很深刻。那是我第一次跟着父母去城里探亲,带着孩子对外面世界的憧憬上了车。大概坐了半个多小时。不断的转弯和刺鼻的汽油味让我晕车,一路哭。我妈把我抱在怀里,给了我一个小娃娃,想分散我的注意力。虽然玩具在当时是奢侈品,但面对那种巨大的眩晕,它们不起作用。我哭着要求“下车回家”,父母无奈。当时因为路况差,从王村口到县城,甚至更远的地方到现在的杭州也没什么区别,中途要停车。那天我妈一直哄我说,我马上就来,马上就来。后来车停在一个叫黄石玄口的地方,我看到爸妈放心了,就把我拉下车。黄石宣口站当时应该是那条线上的大站。后来坐车停了好几个站,车站里有个小店。在那里休息后,我睡着了,之后的旅程未知。反正最后还是好不容易到了县城。一路上,为了让我觉得舒服,我妈一直开着窗户,车外的灰尘在她脸上打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其实那些年,只要坐公交,不管车窗开不开,下车都是灰溜溜的。这是我对道路和公交车的第一印象。后来怕出门,又怕了好多年的公交车。

上了初中后,王村口到县城的路,经胶潭、石莲通车。记得当时邻居互相诉说,每个人的表情都充满了喜悦,说这里的路又近又直,以后到县城快多了,一天两趟。如果你想去县城,你可以早上去,也可以下午去。确实,相比于往安口方向开半天的车,这里近三个小时的车开的快,路也比较直,但还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还是一条沙路,车启动的时候还是灰蒙蒙的。高中的时候有一个暑假,带着侄女回家,一个大点的孩子带着一个小孩子。说来也怪,我晕车严重,车也没晕,就一路陪侄女打游戏。记得那天天气很好,初夏的阳光有点逼人。10点多,车到了一个叫“竹腰岭”的村子,突然坏了,坏了。司机汗流浃背,过了很久,车还是没有启动的迹象。刚过十一点。当时车上没有空调,车上的乘客都又热又饿又渴。就在所有人都焦急的时候,一个瘦小的身影跑了过来,当她靠近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有着一双小脚的老太太——。她来招呼大家吃饭。村子离车子抛锚的地方有一两英里,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那天中午,老太太在家里烧了两大锅面条,招待了全车的乘客。有些人觉得不好意思,不肯去,她拖着他们去她家。有些人觉得应该给老人交点钱,她坚决拒绝。吃面条后,她端上一大壶凉茶,让大家在她家休息,等公交车修好。20多年过去了,那个脚步欢快忙碌的老太太的身影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成为那条路上最永恒的温暖记忆。

后来路硬化了,我就告别了坐公交时全身尘土飞扬的日子。后来,十王公路一、二期相继开工。随着一条条隧道的开通,2009年,整个十王公路带着西部镇民的热切希望通车。老百姓口中的“新路”笔直宽阔,路程大大缩短。从县城到王村村口,过去只需一个小时就能停过珠腰岭、牛尾岗群山之间的村庄,更不用说安口方向蜿蜒崎岖、尘封久远的记忆。今天和女儿说话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近几年随着家用车的增加,几乎已经不挤公交了。但是,那种坐车的回忆,那种母亲的怀抱,那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依然是我心中不可磨灭的温暖。这是交通不便时代的记忆。回想起来,它有一种不同的温暖。

一条道路的巨变,是一个时代发展的缩影。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从整整半天的车程到一个小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道路畅通,交通便利,老红镇人民的旅游业蓬勃发展。但是,我并没有对年的价值感到迷茫,几十年来我或多或少见证了这条路的变迁历史。

记得把你的微笑带回家

文本/王子华

那天我老婆路过我工作单位,就进来跟我打招呼。正好我当时正在接待一个客户,我就给她倒了杯水,然后自己去上班了。工作完了,我去找老婆,却发现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莫名其妙的问,以为自己有问题,老婆却眨眨眼说:“原来你工作这么开心。”突然不明白,最近也没发生什么不开心的事。老婆看到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告诉我她发现我在家的时候总是不开心,所以居然来我办公室了解情况。

“现在看到你没事了,我就放心了。我得和我的母亲和儿子谈谈。”妻子故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让我感动,也让我深感惭愧。因为工作换了,每天都要面对一些客户的询问甚至是刁难,所以微笑就成了必须,所以回家的时候不想再笑了,但又不想误会关心我的家人。老婆听了我的解释,过来安慰我,告诉我不要有太重的心理负担。“家是港湾,你该怎么办还是怎样?”妻子笑着说。

老婆走后,我陷入了思考。我们每个人都很容易在工作中展示自己完美的形象和状态。我们衣着得体,谈吐得体,笑容温暖。当我们回到家,我们向家人展示我们最糟糕的一面。下班回家,在大门口停了下来,开门前扬起嘴角,笑着说:“我回来了!”听到我的声音,我的母亲、妻子和儿子纷纷跑了出来。拿鞋的拿鞋,倒水的倒水。儿子看烦了我,问:“爸爸,你今天好开心,是不是要发奖金?”

“别粘着你爸爸,他累了!”老婆把儿子从我身上拉下来,我妈给我端了一碗热腾腾的新鲜鸡汤。在全家人的笑声中,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一天的疲惫消失后,我才真正明白家的意义。只有互相关心,才能互相温暖。

回家的路

正文/沈晓晓

走的时候Q对我说,给你找个干净的袋子,把猫屎拿下来扔掉。我接过这个沉重的任务,把已经很厚的外套紧紧裹住,走进黑夜。

城市小巷里的风比我想象的大,我停下来竖起衣服的衣领,但还是很冷。记得小时候W总是把我抱在怀里,用柔软的肚子帮我暖手暖脚,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连自己都没学会暖。恍惚中出门很远,路过无数垃圾桶,完全忘了手腕间有一袋有点重量的猫屎。还好我终于想起来了,扔了。

路过Coco,肚子还很饱,但是想了想还是决定买杯奶茶。我记得每次Q和H总是看不起你,说你喝酒后很胖,但是天气冷的时候,我最喜欢的项目应该是在街上吃热烤红薯,或者拿着一杯热奶茶暖手……总有很多漂亮的姑娘路过。突然想起来很多年前在易云等H。她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我面前的玻璃印着一张呆滞的脸,头发很长,但还是不烫,不染,不拉。很奇怪,时间在哪里堆积成长,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还是那么土气。

抢奶茶,挤上车,不小心撞上p,他手里拿着超市的战利品,小心翼翼的牵着媳妇的手,远远的站在我前面。就这样,包里的一把大葱胡乱的露在外面。我跟他打了招呼,他挺惊讶的,随口寒暄了几句,却在背后照顾一个甜甜脸的女人。真的是一对幸福的新婚夫妇,刚买了新车,却还挤在超市周围的公交车上。挺让人羡慕的。两个人的生活很小。

到了换车的地方,和P告别,匆匆下车,换乘另一辆车。在车上接到S的电话,告诉我已经联系好了,明天有车直接上班,才发现完全忘了加班。好在虽然每个周末都要在寒风中早早上班,不管是两轮摩托车还是四轮骑行,还是不用在站台上和老男女斗智斗勇几个小时,一路换车上班。突然想起以前骑滑板车上班迷路,加班五年。每一个项目,我都陪着那些日日夜夜欢呼雀跃,那些年一起努力,曾经单调抱怨的同志们,都是满满的。

到了之后,门开了,我看到两个银发老人手拉着手在站台上四处张望。我不知道他们是去接他们已故的孙子,还是一起坐车回家。我想我不应该忘记我老的时候的这种亲密,我坚定的带着我的白头老人去散步,即使他一路上都在和我争论。广场大妈在许禄都被辞退了,个个容光焕发,干劲十足,让我很担心。想起今天,G第一次见我就问我,你怎么了,你不开心。其实我一整天都没有告诉他,但是很多人来了又走,我却无法告诉自己这种情绪。

回家的时候在黑暗的走廊里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其实我讨厌楼下的狗。当我们期待胖子回来的时候,他有一张和胖子非常相似的脸。坏狗,我又怀念胖了。

其实一路上想起很多人,只是为了想你。

回家吧,哪怕是暴风雪

文/万树摇风

山东半岛的天气其实很奇怪。

青岛很少下雪,烟台威海大“雪巢”。细心的人在看电视、看报的时候会发现这种不寻常的天气。这么多年了。

所以,它让我想起了1962——50多年。时间过得真快!——劳动大学“位于威海,长阳农场,离我老家不到八里。1962年,还是三年“自然灾害”。“劳动大学”也是兼职学习“实验制”,学生劳动强度很高

我去这所学校是因为它不花钱。不但不要钱,还管吃管住,每个月给两元零花钱。1962年,对一个17岁的男孩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生活空间。

冬天没有“ worker ”,只有“ read ”。你不知道吗“看书”让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特别敏感。零下的宿舍墙上结霜也没什么好怕的。被子外面盖着被子和棉袄,过一会就睡着了;晚上停电没什么好怕的。还有墨水瓶做的油灯。一登还能读书写字,学会八卦;只有这个胃总会在你饿的时候提醒你吃什么。校餐是量化的,你的那份就没了。一张小移动票(饭票)让我“移动” ……

您想吃什么?没东西吃。每个人都要挨着。不过,我有个想法:回家。回到八里外的老家。在我的家乡,有我的姑姑,有我的老乡,有热气腾腾的糕点,有水煮红薯,有腌制的萝卜咸菜。你可以从你的家乡吃任何你想吃的东西。试管满了。

所以周六回家是另一门课“作业”对于胃来说总是在提醒我。

那个星期六一整天都在下雪。校园里的雪有一英尺深。我有点担心。这么大的雪,我不能回老家吗?想想如果不回家,就要在饥饿感旁边学习一个星期。这真是让人受不了!二话没说,我发现脖子上围着一条围巾,冲进了暴风雪。

暴雪。这是一场真正的暴风雪。带着大鹅毛的雪花被大风呼啸着,乱得几步就看不见路了。更有甚者,雪把山川染成了白色,很难走好,甚至很难辨别方向。

但是,我还是想回家。我在找食物。

学校在一座高高的小山上,下雪的时候就没膝盖了。我不在乎。在回家的路上跑得又深又浅。我知道大方向。此外,积雪覆盖的道路上有一些形状。但是我不想。我边走边看着一大片平坦的土地,不料一下子把它推空了,我倾着全身把它埋在了深雪……

这是荒野中的深坑。雪将我掩埋,如此之深。然而,雪是新鲜的,甚至是精致的。……我扑腾了几下,终于找到了一个坚实的坑底。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摸了好几次沟边,艰难地爬上了路边,坐在雪地里,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好饿的肚子。望着苍茫的天地,家乡还很远。我要回学校了吗?还是继续回家?这真的是个问题。但是饥饿再次战胜了犹豫,于是我决定回家找吃的!那时候,食物比什么都重要。

雪很深,每一步都很艰难。一步一步,踩过一脚大雪,迎着大风,天黑的时候,我推开阿姨家。姑姑看到我变成了雪人。她慌慌张张地给我扫雪,喊着我的外号说:你看。看看这个。这孩子弄得多乱啊!……

揭开热气腾腾的大锅,我的眼泪又涌了出来:我的心和胃一起抽动和疼痛……

难忘,难忘1962年的雪。

回家

正文/朱

小时候,我们家住在一个叫瓦房的村子里。生于豫皖交界处,在瓦房大舅家长大。似乎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家庭给了我无尽的烦恼。从满月到六岁,瓦房像胎记一样印在我的记忆里。院子、房子、人、泥路和农田成了我对家最原始的理解。生活,在这种理解中前行;幸福在家里做饭的烟雾中蔓延。

当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回到了一个叫朱颖的村庄。我父亲告诉我这是你的家。在我混乱的意识中,对家的拒绝被解读为对校园的恐惧。我不想去上学。我讨厌像家这样陌生的地方。父亲,想用巴掌征服我,他的急迫和粗暴让我更加痛恨和诅咒这个家。所以逃学离家出走成了我那些年和他对峙的方式。最后,他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开始了解我的家。我觉得是一个点,祖先的工作,人的情绪的传递和寄托,都在这个点和被这个点捆绑的思想里。院子布置在村里,家家户户一起住在院子里。村庄之间,庭院与家园之间,乡村的悲欢相连。

那些年,我的走路和视力基本都在这个家里。家,就像标点符号一样,为我提供了一个和家人交谈、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家,在时间和岁月的流逝中,让我和我的朋友从田野、河流、书籍、家庭中找到它的方向。我们在努力寻找,但也失去了。在家里的怀抱里,我感到温暖和幸福,即使每次都害怕和不愿意回家。

后来我去了镇上的初中,去了县城的高中,定居在大学城。这一切让我的家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我学会了熟悉身边的一切,包括我的家。然而,我母亲开始不熟悉我所在城市的家庭习惯和规则。

我妈妈经常给我讲我的家庭。她记得庄稼的播种和收获季节,假期想念家乡的亲人。说到庄稼和村庄,会有一种在文字和精神上崛起的力量。妈妈说这里的生活太孤独了。我想去田野里散步,吃顿饭和邻居聊天。

我无言以对,久久无语。我觉得我妈只有一个家,就是有庄稼有花园有坟墓的村子。我想我有两个家。他们的名字是国家和城市。我想,我孩子的家在哪里?他从出生到成长生活都生活在这个城市,他只有一个家。

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想知道。回家的路在哪里?我想家,想回家。

回家的路有多远

文字/梦雪

离开家很多年了,记忆开始变得有点模糊。连我的嗅觉都没那么敏锐……

虽然我还依稀记得家乡的草和树,寒冷冬天的雪,阴冷的北风,滴落成冰的寒冷…,但我似乎已经忘记了白雪的清爽味道…那种凉意……

因为家乡留下的痛苦回忆太多,我拒绝频繁回首,生怕勾起过去的痛苦……揭开埋藏在心底的伤痕。

虽然不想回头,虽然不想让思绪回到过去,但记忆的大门往往会悄悄打开;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静静的复习…回到故乡的梦里…

回到苦涩的童年,回到噩梦般的青春,回到苦涩的旧时光,我经常在梦里看到奶奶,看到她问她去了哪里,为什么我很久没有看到自己了……

梦见爱你的奶奶,梦见你的妈妈,梦见他们还过着健康的生活。

但是当我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化为乌有,只剩下枕头上的一滴泪。所以,我不想再回忆了。在我一个人流浪的日子里,我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孤独,学会了把痛苦埋在心里,学会了把苦涩的泪水吞进肚子里。

我学会了融化自己心中的泪水,学会了跌倒时爬起来继续走。我学会了不告诉别人任何痛苦,学会了独自承受心里的痛苦。

生活的磨砺让过去脆弱的自己不再女性化。然而,在他虚弱的外表下,他已经充满了经验和力量。

我把童年的记忆深深的埋在心里,什么可怕的回忆都被尘封了……虽然我学会了坚强,但我学会了勇敢,我不再害怕生活中的任何起起落落……

但是,坚强的内心还是有一点弱点,那就是留恋。经常想到……想家……回家……

其实看似很简单的一件事,但在我心里,为什么经常会有那么多顾虑?!!!是自尊吗?是虚荣?

因为我一直想变得更好,然后回家。一等就是二十年!回家的路有多远???也许明年……也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