蔬菜灯 |网络写手: 米丽宏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正月十五是元宵节。

小时候,在村子里,家家户户都会在饭前做很多菜。月亮升起来,碟子亮起来,整个村子就变成了一片幽幽的灯海。天上有月亮,地上有千千万万盏灯,真的很美。月亮和灯光之间的默契我猜不出来。我说不出来。好像月亮已经一个个开灯了。

灯具的制作过程也很有意思。

我的做饭灯大部分是用白菜疙瘩、白萝卜、地瓜在地窖里做的。白菜疙瘩是定期吃白菜时切掉的白菜根。我做了一盏正月十五的灯,我妈攒了一整个冬天。红薯有红薯坑,萝卜有萝卜坑。当它们从坑里拿出来的时候,它们仍然带着一种潮湿的质朴,新鲜和新鲜,使灯,脆和清爽。

看,天快黑了,妈妈叫我们一起做灯。像个指挥官一样,她叫我倒一碗菜籽油,叫我姐去木棚里抓一把白茅草。然后我和妹妹一起剥去了白色茅草的叶子,只留下光滑的茎干;弟弟和妈妈一起清理白菜疙瘩、萝卜、红薯。材料准备好了,娘带着我们开始手工制作。她用菜刀把模具切出来,切掉棱角,旋出基本形状。稍微琢磨了一下,她在蔬菜中间挖了一个平窝。

那些等了一会儿的家伙,很快就变成了桃一样的,苹果一样的,柿子一样的,一个个看起来小而匀称。中间的平窝让菜灯几乎是空心的,有一种精致精致的感觉。

娘的菜灯原型制作完成后,我们姐妹开始了一站式的深加工:姐姐把棉花包在白草的杆子上;哥哥,把姐姐包好的吸管,蘸上油,插在灯的凹陷处;至于我,把七毛钱装满菜籽油倒进灯盏儿的窝里。

一盏灯,照做就是了。

小木的桌子上一盏盏摆放着做工精良的灯具,最多能达到三四十盏。看起来很壮观。这几十盏,一人一盏,一兽一盏,一猪一猫一狗一鸡,献给各路神仙。不用说,先给他们灯。先人案前,给已故先人两盏灯,一盏给井台上的井神,一盏给门墩上的门神,一盏给院子里的梨树和藤蔓,一盏给谷仓官员。石碾子、石磨、厕所角落、村长路边、菜园子,都被菜灯的点点微光照亮,菜籽油的味道随风流淌。

我妈还找到了三个广口的罐头瓶子,用铁丝捆着,瓶子里放了一盏灯。她可以用棍子朝东朝西走。那是娘给我们做出来出去玩游戏的。当灯准备好了,我们期待着15号的夜晚。那是一次快乐而热切的等待。

吃完饭就等娘说“开灯!”我们一起哭着跑着,争着把灯散开点着,几十盏菜灯按照娘的布置摆在各自的位置上;然后,每个人都点了一盏灯,点亮昏暗月光下寂静的灯光。

妈妈告诉我们不要对着灯呼吸,不要说不好听的话,不要在点灯或者打散灯的时候想不好的事情。你在想什么?娘说,想想过年做什么,什么对自己和别人都好。当你看鼻烟的时候,它突然跳了起来。也就是说,你想要的就会做到。

带着这个愿望,我们去点灯。当我们手里的鼻烟扭到了另一盏灯上,黑暗的灯醒了,突然睁开眼睛,火焰像一只跳跃的眼睛。它告诉我我刚刚许下的愿望会实现吗?

我去牛棚给老牛点火。他温暖的大眼睛温柔的看了我一眼,就去木槽里找黑豆去了。好像用眼神告诉我:谢谢你给我点了一盏灯。这给了我一个启示,我应该祝福他们。我再去点灯的时候,心里对他们说:乖。下一个15号,我给你一盏灯。

在家里,在院子里,在村外,当闪烁摇曳的菜灯亮着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成了他们中的一员。夜风一吹,鼻烟就像闪闪发光的孩子一样,在月光下伸开双臂站立起来。夜晚,一切似乎都是活着的。

一个充满梦想的夜晚。

很多年后,元宵节还在,手工制作的菜灯已经被五颜六色、眼花缭乱的通电灯笼取代;感觉晃人眼睛的电灯只能作为节日的陪衬;蔬菜发出的微弱光线激活了节日的生活。那些菜灯是活的,闪烁着,活在记忆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