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品味 |小编: 黄红坤

  • A+
所属分类:经典散文

公交车停在公交车站的时候,一个打扮成农民工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车上很挤。他离我很近。我闻到他身上有“铁腥味”还有一点焦臭味“ ”。旁边的人要么转头,要么捂鼻子。我的心在颤抖,我想起了千里之外的父亲,还有那熟悉的味道。

我父亲过去在一家机械厂工作,每天处理车床、熨斗和电焊。时间久了,我有一种独特的味道。这个味道是我很小的时候的一种“臭味”。我听我妈说,我两岁的时候,我爸下班回家看见我在院子里,就张开双臂叫我跑过去。兴奋之余,我踉踉跄跄地迈了一小步,奔向父亲的怀抱。但是当爸爸真的抱住我的时候,我推开爸爸的胳膊说:“爸爸臭死了,爸爸该洗澡了。”父亲笑了。从那以后,如果那天父亲焊接工作量大,他会在下班拥抱我之前先洗个澡。我妈跟我说,是因为我爸每天在厂里接触到“铁腥味”。我们家的生活也是靠父亲有品味的工作。

当我还记得的时候,我已经熟悉了父亲的特殊味道。我记得有一次半夜发高烧,爸爸拿着手电筒赶紧把我抬到医院。我父亲走得很快。随着一声“哎呀”他踉跄了一下。他单膝跪下,扔掉手电筒。我父亲摔倒了。他左手撑地,右手背护着我。父亲转头问我:“吓到你了?别害怕,爸爸在这里。”他立刻起身,脱下左手的沙子,拿起手电筒继续赶路。在医院热身的时候,看到父亲左膝盖上的裤子破了,洞周围都是血痕,才知道刚才父亲摔得很厉害。我问我爸:“爸,你脚流血了。疼吗?”父亲深情地摸着我的头说:“你这个孩子,燃烧吧,记住爸爸的这个伤。我没事。爸爸很坚强。”说完把头轻轻探进他怀里。这时我闻到了父亲身上熟悉的“铁腥味”还有父亲的“爱”的味道。

这种爱的味道一直留在心里,陪着我出去学习,工作,结婚,生子,既香又暖。这些年回家后发现父亲的“铁腥味”明显淡了。尤其是今年,父亲问我工作满意吗,唠叨着要我按时吃饭。这时,我坐在他身边。我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却没有闻到熟悉的“铁腥味”。我的心在颤抖。我父亲的味道去哪了?当我抬起头,看到父亲眼睛周围的皱纹和太阳穴上细细的白发时,我意识到父亲在我不知不觉中已经老了。他的孩子长大了,可以自立了,他也不再从事有特殊品味的工作了。

父亲的品味是他为我们家努力的见证。这个证人值得我们尊敬和珍惜。现在父亲老了,味道也会随风而逝,不变的是父爱的味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