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军人和新兵 ;作家: 原上秋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一层白光飘进老兵的梦里。老兵以为天亮了,就翻身下了床。推开窗户,我惊讶地发现外面是白色的。下雪了,老兵冲着睡觉的新兵喊。

新兵想起来,被老兵压着。老兵说今天下雪了,所以他不做任何练习。

老兵把带体温的外套披在新兵身上,新兵觉得又重又暖。老兵说,过几天我就脱军装。老兵的话很轻,但有穿透内心的力量。突然,一种感伤的情绪充斥了房间。

眨眼间,新兵来到狼岗团部农场已经一年多了。他刚到的时候,受到老兵们的接待。老兵和新兵面对面,老兵问,你是解放军战士吗?新兵回答,是的。老兵说,你违反规章制度,我就对你无礼。新兵回答,是的。

老兵是场长,新兵是他唯一的下属。他们守卫着800英亩的农场。从营地到农场需要几个小时的车程,毕竟是100多公里的山路。农忙季节,上级会派建筑公司去耕种收割。过了几天,他们就走了,留下孤独和一把枪给老兵和新兵。传说狼山有狼,但没人见过。农场也是军事单位。遇到紧急情况,枪胜于火棍。五发子弹缝在一个布子弹袋里,连长不能万不得已。

他们严格按照公司的日常生活制度作息。每天老兵带新兵出去工作,巡逻,晚上点名,互相检查军礼。晚间点名是有程序的。老兵问,你是共青团员吗?新兵回答,是的。老兵问,你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士吗?新兵回答,是的。老兵说,你违反规章制度,我就对你无礼。老兵又问了一遍,新兵问老兵。新兵问,你是共产党员吗?老兵回答,是的。新兵问,你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士吗?老兵回答,是的。新兵说,你违反规章制度,我就对你无礼。

他们与上级的联系是一个绿色领域的电话。如果有什么情况,先打总机,再转公司或者什么地方。总机全是女兵,声音都比对方好听。可惜他们一句话都不想多说。他们总是“你好。请告诉我去哪里取”。老兵和新兵都会在这个时候目瞪口呆。还有一句:“说吧,连接哪里?”我不会再说一句话,留给他们一个又一个遗憾。在上级的要求下,电话不能随便占用,所以他们所有的私事都靠写信。

一个月前,团里传来部队要被裁撤的消息。老兵的心被蝎子蛰了一下,疼得像只蝎子。老兵服役13年,部队已经撤出。他是第一个去的。

一天晚上,老兵没睡。新兵用手电筒的光在地上发现了他,在他的脚下,烟头堆积成山。

老兵抽泣着。他说他十几年的兵役结束了。从此老兵们就抑郁了。

门外有汽车声。这是一辆当地牌照的皮卡。司机下了车,直接喊了老兵的名字。老兵说他是他最好的同学。皮卡去别的地方,路过这里。学生们从车上卸下一些食物,没说几句话就离开了。老兵打开一个积满灰尘的房间,拿出几袋肥料放在车上。新兵提醒老兵化肥是占的。这位老兵说,从购买到扔进地里,一切都由他负责。多年来,我从未滥用权力谋取私利。他说十几年的努力换几袋肥料也不过分。

新兵说不行,我绝不会让你那么做。说停下来。老兵突然疯了,一拳打在新兵身上。

倒地的新兵停不下来的时候,就爬过去摸枪。从包里挤出一颗子弹,压进枪管。嘣,一声枪响,子弹穿透雪帘,一只鸟飞了。

皮卡空着,在雪地上留下两条蜿蜒的痕迹。

老兵没想到新兵开枪,枪声把老兵吵醒了。他转过身,慢慢抱起新兵。新兵说,老班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老兵点点头。新兵问,你是共产党员吗?老兵回答,是的。新兵问,你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士吗?老兵回答,是的。新兵说,你违反规章制度,我就对你无礼。

过了几天,上级派人过来了。所有材料都是一致的,除了一颗子弹。

老兵出示了一张证明,上面写着:一只狼在夜里跑进了农场,士兵郑把枪打碎了,开走了,只耗了一颗子弹。

老兵的名字签在背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