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旅游高峰发生了什么 :作者: 罗毅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父母都在,我也不远行,父母在哪里,我家就在哪里。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哲学。过了腊月,在外打拼的儿女们忍不住挤进售票窗口,盘算着无论如何要赶在30岁之前回家过年。年复一年,春运热潮的人口像浪潮一样,从南疆到北疆,从东海到西部高原,有了很大的移动。

这种源于春节的干坤大轮回,这几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90年代在部队当兵的时候,可以享受一年一度的探亲假。每年年底,夫妻俩总是想尽办法挤出时间,争取从重庆回到湖北老家过年。虽然他们很累,但他们很高兴回家。自从有了儿子,挤春运高峰的滋味再也不敢说开心了。

那天,我抱着蹒跚学步的儿子,顶着风雪开车回家。同行业同事新婚,手忙脚乱逗儿子开心,不小心把儿子新买的保温瓶扔了奶粉。幸运的是,“江宇”上有不间断的热水供应,沿着长江向东,这样我儿子的奶粉就有保障了。

第一次回家过年的儿子一岁半。在河上航行了两天两夜,睡不好觉。成年人累得皮肤扁嘴歪,孩子鼻子黑嘴黑。在枝城港下船,背上大大小小的行李,下拥挤的船,和抗战时期逃离上川河的难民没什么区别。离家还有很长的路,所以我们得找个酒店过夜。冲上前去的儿子绊了一跤,跌了一跤。妻子抱起哭泣的婴儿,看到他额头上撞出一个绿色的包包,包包在他的左眼皮上方变黑了。

可爱的小男孩变成了黑眼睛的男人!晚上我和老婆在酒店面面相觑。儿子疼哭着,过了半夜就睡了。

过完年回到重庆,春运热潮还没结束,旅途更是沧桑。由于交通堵塞,我们误了两分钟船。冬天,我出了一身臭汗,终于坐上了从宜昌到重庆的船,但不知怎么的,船到了万州码头,死活不上去了。走投无路,只好扛着行李下船,冒着寒风沿着河堤走,求我爸告诉我奶奶坐小货船回重庆。这艘小货船没有热水供应,也没有食物保障。船员们躲在船舱里,不知疲倦地打着麻将,留下船上的几个乘客。一条很短的水路,但是两天两夜。在真的很艰难的时候,可怜我一家三口,靠老母亲离家时做的20个鸡蛋和一包饼干来对付饥饿,害了刚断奶的孩子。从此,看到卤蛋就像看到敌人。

20多年前,春运高峰的奇闻异事五花八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