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关县的“垃圾收割机” ;学者: 马及时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四川人叫卖肉的“刀匠”,收废品的“收废品的”。在老关县(今都江堰市),老“收废品的”多为男性。他们穿着朴素,经常蹬着一双麻婆子凉鞋,背着一对竹篮,一根铜口烟叶杆连着前裤腰,一个老式的杆秤插在后裤腰里,一个小酒壶挂在一些杆子上。他们每天潇洒地走在老关县古城的东街、南街、北街、书院街、紫洞街上,也在狭窄的保平巷里。

可以说“收割机”的身影在冠县老城区随处可见。

“ Harvester ”真是一个快乐自由的职业。开心“收废品的”上班不关谁的事,多赚少赚也不关谁的事。他们提着洗衣单,走一小段路,喝一点酒,嘶哑的喉咙胡乱唱着川剧,哼着小调,穿越大街小巷,一路高喊:

“有废金属、骨头、牙膏、旧书、废报纸卖完了……”

颤抖的声音传得很远,很远。深宅小院的主妇们听到这些,会把收集来的烂玻璃、牙膏、旧书、废皮革、烂棉花举到院门口,等着醉鬼般的“收废品的”蹒跚前行,然后称重秤,讨价还价,精打细算。

在那个年代,出售废品、粪便和泔水是贫困家庭的一大收入。

小时候,我们兄弟姐妹最大的零花钱来源就是捡废铁悄悄卖掉。每当墙壁、河滩、垃圾堆里收集到太多的碎铜、牙膏、废铁,我们的兄弟姐妹们就会悄悄卖给自己喜欢的“收废品的”。

子东街,姓曾“,收废品的”。不管走多少条街,我都会卖给他。原因有二:第一,他的长相很老实,说话有点口吃,也是独眼巨人。他称重的时候总是看不清楚,每次都给我更多的重量;第二,别人很大方。他们每次算钱都多给我2分钱3分钱。他们结结巴巴的:“小娃娃换钱不容易。再给我几毛钱买糖,看看书,看娃娃书!”

我当然要卖给他废铁。

但是茶馆里的人都说:曾剑水蚤是最狡猾的“收废品的”!

我不信。在茶馆里喝茶的人说话像鼻子和眼睛:“1958年春节前夕,独眼巨人在白果巷一个大院门口收集了2公斤多的废铜块,里面混有至少3个小块金块。”

有人说:“可能他没看到。”一个白胡子老头发火了:“你没看见吗?‘ Harvester ’的眼神是嫉妒?铜和金无法区分!”

我很怀疑。但是,我宁愿多走几条街,把废金属卖给他,因为他总是多给我几毛钱。

况且我小时候没有金子,就是发现了金子,我也不知道。

我的童年太穷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